CM logo.png
本词条部分或全部内容来自The Coppermind WikiShallan Davar词条。本维基基于授权分享其内容。可以在此处查阅源词条的所有贡献者。详情请参考本维基的著作权
Shallan by Reiyeka .jpg
沙兰·达瓦
Shallan Davar
别译 纱蓝·达伐
别名 浣纱
性别
出生 生于1156年[1]
状态
存活
身份信息
分类 织光骑士
阵营 鬼血会(以浣纱的身份)
光辉骑士团织光骑士团
种族 人类光眼种
文化 雅克维德人
宗教 沃林教纯洁会
体貌信息
发色 红褐色
瞳色 浅蓝色
肤色 浅色
饰品 单肩小包
武器 碎瑛刃图腾
工具 素描本
其他
补充
自然卷发 · 雀斑
化身为浣纱时是年长的暗眼种女子
魔法信息
阶职 织光骑士
碎瑛武士
体系 飓能术(光启 · 转变)
能力 织光术 · 塑魂术
即时图像记忆
契约
对象
秘灵图腾
家族信息
家族 达瓦家族
父母
父亲 母亲
玛丽瑟·吉维尔马(继母)
同辈 赫拉兰(大哥)
巴拉特(二哥)
维吉姆(三哥)
尤术(四哥)
人际关系
恋人 阿多林·寇林(未婚夫)
卡波萨(前任)
上级 达力拿·寇林
伊雅蒂 · 穆里兹
师从 迦熙娜·寇林
缇恩
归属信息
世界 柔刹
涉及作品
系列 飓光志
小说 王者之路(POV)
光辉真言(POV + 回忆)
配图:© Reiyeka
I seek the truth. Wherever it may be, whomever may hold it. That's who I am.
—— 沙兰对伊雅蒂宣告自己的目标[2]

沙兰·达瓦Shallan Davar是一名来自雅克维德光眼种少女,日前已是新重组的光辉骑士团的一员,在其中任织光骑士,用她的能力与学识为找寻乌有斯麓做出了重大贡献。

她是达瓦家族的幺女,十七岁时被迦熙娜·寇林收为学徒,而后经过老师牵线,与阿勒斯卡王子阿多林·寇林订下因缘婚。她自小就与秘灵图腾产生了羁绊,还有一个使用织光术创造的秘密身份——暗眼种女性浣纱,用于与鬼血会打交道。

体貌

Pattern Animation.gif 红铜智库共收录4 张有关沙兰·达瓦的图片


沙兰是一位身材苗条的妙龄少女,皮肤白皙,有一头红褐色的自然卷发,披下来可遮住半边背部,因此常被怀疑有吃角人血统。她有浅蓝色的眼睛,鼻梁上、脸颊上有稀疏的雀斑,不太明显。[3]

化身为浣纱时是年长的暗眼种女子,身高体格都与沙兰本人相仿,有一头长长的黑发,脸庞消瘦,下巴还有一道疤痕。[4]

性格

沙兰在家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安静、害羞的样子,但抖起机灵来也是嘴上不饶人。[3]当她主动要求挑起家庭的重担,前取盗取迦熙娜的魂器,二哥巴拉特认为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遑论家族。[5]故事初期的沙兰天真,涉世不深,在富裕家庭长大的她对金钱也没什么概念。[6]但她历经磨练成长迅速,赢得了众人的信任和尊重。

化身为浣纱时性格大胆,进取心强。她将自己在艺术与学术方面的才能用于间谍活动中。

信仰

沙兰信仰沃林教,在父亲的要求下,加入了纯洁会,但该虔诚会所倡导的荣耀与沙兰本人的爱好和研究方向并无关系。[7]

她希望选择的感召是自然史,[3]父亲也支持她的选择。[8]

生平

早年生涯(1156–1173)

童年时代

沙兰生于1156年,是达瓦家族五个孩子中的幺女。她的父亲林·达瓦是四等光民,沙兰是五等光民。[9]她在雅克维德的家中与父母及四位兄长一起度过了快乐的童年。

弑母

沙兰11岁那年(1167年)与图腾结下契约成为了飓能者。她的生母得知此事,与其友(男性)企图杀害沙兰。危急时刻,林冲入房间去救沙兰,与另外那位男性扭打起来,沙兰为了自卫召唤了她的碎瑛刃,杀死了母亲和另外那位男性。[10][11]

事情发生后,外界风传是林杀了妻子和妻子的情夫。为了保护沙兰,林对此类风言风语置之不理。他试图把图腾锁入一个保险箱,并不知道箱子无法困住秘灵,图腾马上就逃脱了。

弑母之事对沙兰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很大冲击,她忘记了自己弑母,也忘记了自己的能力和碎瑛刃,只记得她与父亲还有两具尸体曾共处一室。[10][12][11]

弑父

母亲死后,沙兰有五个月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一直在画着当时屋内的场景。与此同时,林也变得阴沉易怒,开始有暴力倾向。[12]

五个月后,沙兰的长兄赫拉兰意欲离开达瓦家族,林对此强烈反对。在二人的冲突中,赫拉兰忽然召唤出一把碎瑛刃,林被震慑住了。沙兰开口阻止了兄长(也是母亲死后第一次开口说话),并希望兄长不要离开。然而赫拉兰毅然离家出走,但答应沙兰会回家来看她。[12]

一年之后(约1168年),沙兰渐渐从创伤中平复过来,能够正常与人交流了,然而家庭关系依然不断恶化。赫拉兰曾经短暂地回家过几次,为沙兰带来画具,但避免与父亲照面;父亲自赫拉兰出走后变得更加易怒,与玛丽瑟·吉维尔马的再婚也没能为他带来喜乐;二哥巴拉特不断挑战父亲;四哥尤术则沉迷于赌博和买醉。[13]

两年半后(约1170年~1171年),风息日集市来临。沙兰希望为家庭重新带来欢乐,暗中安排艾丽塔·塔维纳与巴拉特约会,给了维吉姆算术题做,还为尤术准备了决斗的名单。集市中,沙兰遇到了须空,后者带来了赫拉兰的消息。须空震惊地发现沙兰是一位飓能者,在交谈中也发现沙兰并不了解自己真正的力量。[14]

林的暴力倾向发展到顶峰,甚至要杀掉巴拉特。为了拯救家族,沙兰决意杀掉父亲。她一开始使用毒酒,在发现药效不够强后用父亲送自己的项链勒死了他。

在卡哈巴兰斯求学

父亲死后,沙兰发现了父亲使用魂器牟利之事。然而魂器已经损坏,家族背负的庞大债务无法偿还。为了扶家族于将倾,沙兰向兄长们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提议:由她去接近迦熙娜·寇林,成为迦熙娜的学徒,以便用已损坏的魂器去偷换迦熙娜的魂器。为了接近迦熙娜,沙兰辗转了许多城市,花费了数月之久终于在卡哈巴兰斯追上了四处游历的迦熙娜。在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尝试后,沙兰打动了迦熙娜,成为了她的学徒。[15]在追随迦熙娜学习的这段时间,沙兰既为她的学者精神折服,又惊讶于她的冷酷无情。长久的纠结后,沙兰动手偷换了魂器[16]。后来,她发现自己并不需要魂器即可施放塑魂术[17]而偷到手的魂器其实也是赝品。

在卡哈巴兰斯求学期间,沙兰结识了虔诚者卡波萨,甚至对对方有一定好感。实际上卡波萨是鬼血会派来行刺迦熙娜的刺客。沙兰险些在对方的行刺行动中中毒身亡。[18]之后沙兰了解到自己的父亲也和鬼血会大有渊源。[19]

在互相了解能力之后,沙兰更加深入的参与了迦熙娜的研究。她们发现仆族仆族智者很可能就是虚渡后,启程前往破碎平原去寻找更确实的证据。[20] [21]

前往破碎平原

破碎平原写生的沙兰
© Michael Whelan

沙兰和迦熙娜二人乘坐“风之愉悦号”前往破碎平原。在航行中沙兰发现船旁边有一只非常罕见的生物santhid。沙兰希望能从水下观察它,但船长托兹贝克认为这种行为过于危险,拒绝提供帮助。迦熙娜与沙兰深入的讨论了力量与权力,向她解释权力往往只是一种幻象但依然可以驱使人心。得到了迦熙娜的教导,沙兰命令船长服从她的指示,顺利完成了她的水下观察。航行期间,二人讨论过关于灵体塑魂术裂影界。为了消除沙兰的不安,迦熙娜提出愿意帮助达瓦家族渡过难关,方法包括:直接资助沙兰的各位兄长、将沙兰带来的坏掉的魂器送往纳瓦妮处修理,以及让沙兰与王子阿多林·寇林订婚。[21]

某天夜里,二人乘坐的船遭到歹徒袭击,沙兰目睹了迦熙娜被刺中胸口。她闻到了烟雾。她先是使用织光术躲过了歹徒,后在图腾的帮助下进入裂影界,使用巨量的飓光施放塑魂术将整条船沉入了大海。

Mbox SOI.png
这段文字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红铜智库中文维基来 编辑它
以下剧情不完整,待补充

Shallan finds herself beached by the santhid she'd previously investigated,[21] with only Pattern beside her and, after alerted to it by him, the trunk of Jasnah's books and notes her mentor had taken aboard ship.[22]

Stranded in the Frostlands, encouraged by Pattern, Shallan discovers even more of her abilities as a Lightweaver. (This is the moment when Pattern iterates, "I am a stick," interpreting her spheres' words,[22], thereby encouraging Brandon's 4/1/14, April Fool's Day post.) Pattern encouraged her to offer truths in effort to transform the stick into fire, but Shallan slipped into Shadesmar and only narrowly escaped it.[22]

Afterward, Tvlakv found her and she appropriated him and his men as her servants, as a noble lady would. She nevertheless felt like one of the ten fools in doing so.[22]

在阿勒斯卡军营

追寻乌有斯麓

能力

飓能术

藉由与图腾的羁绊,沙兰可以施放飓能术,能力是光启(Illumniation)和易变(Transformation)。除此之外,像其他飓能者一样,吸取飓光也能让她拥有过人的速度、力量与治愈力。

易变

易变(Transformation)是十种飓能之一,沙兰拥有此能力以施展塑魂术。她施展塑魂术不依赖魂器,而是通过访问裂影界获取力量。截至目前沙兰已经多次施展塑魂术,小到将玻璃杯转换成血,大到弄沉了Wind's Pleasure。在追随迦熙娜学习的过程中,沙兰发现迦熙娜也拥有此能力,后者佩戴的(也是沙兰曾经偷换的)魂器其实是没有功效的赝品。

光启

光启(Illumination)是十种飓能之一,沙兰拥有此能力以施展织光术。目前,她需要首先画下物品才能变出该物品的幻象。如果沙兰与该幻象拉开距离,它会开始变得模糊直至消失。如果保持专注,这个距离能维持的更远一些,但效果不显著。另外,她还可以让图腾待在幻象里,然后让幻象跟随图腾运动,声音也可以由图腾模仿。但如果想让运动看起来更连贯自如,沙兰需要提前绘制更多的画。

即时图像记忆

画素描的沙兰
© kelley

沙兰拥有惊人的绘画技巧,也对绘画有热情,通常素描本和炭笔不离身。更令人惊讶的是,她拥有即时图像记忆能力,可以瞬间记住一个场景(通常是眨一下眼来记忆),以后可以精确的将场景绘制出来。

她记忆图画和场景的能力对文字不那么奏效,但对表单和数据的记忆速度曾令导师吃惊。[15]

召唤碎瑛刃

沙兰可以将图腾召唤为碎瑛刃。虽然她不常使用,但还是懂得让碎瑛刃离手又不至于消失的办法。

作为一名光辉骑士,沙兰可以用她的这把碎瑛刃打开通往乌有斯麓的机关。

学识

  • 沙兰是一位出色的画家,她不仅可以用画笔和超强的记忆力精确的再现一个场景,亦可以像大多数画家那样为画作加入想象成分。
  • 她是一位自然学者,对研究生物的形态、习性很有兴趣,也颇有自己的见解。她能娴熟地讨论地理、地质、物理和化学课题。
  • 音乐方面,她的强项是声乐,也练过齐特琴和风笛。大部分历史歌谣都被她熟记于心。
  • 语言方面,她粗通泰勒拿书面语阅读,亚泽许口语水平尚佳,可以听懂瑟莱语,但不会读。
  • 她有一定的书面表达能力,向迦熙娜提供的求学信得到了认可。然而她从未吸引到论灵过。[8]
  • 她学完了初级数学,经常帮父亲整理些不重要的账目。但在逻辑方面不够擅长。
  • 她的历史方面基础薄弱,让迦熙娜甚为不满。
  • 她追随迦熙娜学习期间,历史、哲学等方面都有进展。

人际关系

与图腾

图腾是通过拿赫尔纽带与沙兰紧密相连的灵体,堪称她最忠诚的伙伴。这种羁绊始自沙兰的童年,即使在她因为精神创伤忘记了图腾的那些年,这种羁绊也不曾消失。

在追随迦熙娜学习期间,沙兰与图腾的羁绊开始恢复。起初,这种羁绊还很弱,图腾的语言能力、思维能力都非常有限,遑论施展魔法。随着他们关系的加深,沙兰向图腾吐露了更多的真相,图腾的各项能力都有长足进展,甚至有了一些影响实界域的能力(例如开锁)。沙兰也可以指挥图腾完成包括窃听、传声、控制织光术变出的“物体”在内的很多任务。

与迦熙娜

迦熙娜·寇林是沙兰的导师,无论从学术上、为人上还是关于飓能术上都教会沙兰很多。虽然二人信仰不同,但沙兰还是十分尊敬她。迦熙娜也十分信任沙兰,曾经让沙兰侍奉自己入浴。虽然中间出现了偷取魂器的波折影响了她们的关系,但事件过后二人在追寻历史真相的道路上越走越近。看到了沙兰未来的无限可能,迦熙娜提出让沙兰与阿多林订婚,这一方面是为了帮助达瓦家族渡过困境,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家族留住人才。

与卡波萨

卡波萨接近沙兰的目的本是为了刺杀迦熙娜,却渐渐对沙兰动了真感情,甚至不惜与沙兰私奔。沙兰对他也颇有好感,但并不清楚这是否是爱情。但至少她能确定的是,她爱学术更胜卡波萨。在准备离开卡哈巴兰斯之际,卡波萨提出希望沙兰为他画一幅画像。无法回应对方心意的沙兰强忍着泪水画完,之后又应对方的要求画了一幅二人的合相,却终因画上了神秘神秘符号而没能把画交给他。[17]

与卡拉丁

沙兰与卡拉丁是最初成为光辉骑士的两人,一开始关系并不好。他们在卡拉丁巡逻阿勒斯卡军营外时初次相遇,当时沙兰谎称自己是吃角族人的公主,戏弄了卡拉丁一番后骗到了他的新靴子。之后卡拉丁对她格外留意,怕她是刺客,但渐渐发觉沙兰接近寇林家族似乎并没有恶意。期间二人斗过几次嘴,显然的卡拉丁每次都落下风。

二人关系的重大转折发生在光辉真言的中后期。那次沙兰随同达力拿率领的联军出征破碎平原,结果因为一次刺客袭击双双坠落深渊底部。他们互相帮助,在深渊中度过了重重难关,几天后终于生还。在这几天中他们谈了很多,甚至涉及到了自己不愿触碰的黑暗过去。在危急关头沙兰顾不得保守自己的秘密,把碎瑛刃借给了卡拉丁。从此,两人从敌视变得互相理解、尊敬。这非凡的几天对当时正处在黑暗期的卡拉丁意义更加重大,促使他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和誓言,从此卡拉丁看沙兰的目光变得不同。

与阿多林

阿多林·寇林是沙兰的未婚夫。他们都为对方的外形着迷,阿多林对沙兰更是一见钟情。然而沙兰在刚开始与阿多林的交往中更多考虑的是借助与寇林家族的婚约挽救衰败的家业。随着二人关系的发展,沙兰觉得阿多林是一个好人(虽然也许不够聪明)。他们有过几次热吻。

与家人

玛丽瑟·吉维尔马
 
 
 
 
 
 
林之妻
 
 
 
 
 
 
 
 
 
 
 
 
 
 
 
 
 
 
 
 
 
 
 
 
 
 
 
 
 
 
 
 
 
 
 
 
 
 
 
 
 
 
 
 
 
 
 
 
 
 
 
 
 
 
 
 
 
 
 
 
 
 
 
 
 
 
 
 
 
 
 
 
 
 
 
 
 
赫拉兰
巴拉特
艾丽塔
维吉姆
尤术
沙兰
沙兰与四位兄长从左至右:尤术、巴拉特、沙兰、赫拉兰、维吉姆© Botanica
沙兰与四位兄长
从左至右:尤术、巴拉特、沙兰、赫拉兰、维吉姆
© Botanica
  • 光明贵人林·达瓦Shallan's abusive father who cheated his way through life and left his family destitute. He was accused of killing his wife and her lover. Yet, as we learn later in the series, he was not responsible for their deaths. The love for his daughter did not extend to anyone else. He was a frequent drunk who went on violent rampages where he would psychologically or physically torment his sons, beat his house staff, and waste money the family didn't have with lavish parties to 'elevate' his status amongst his peers. After beating his second wife to death, letting his fourth son be taken by debt collectors (essentially loan sharks), and threatening to murder his eldest son (by whom he'd been threatened with his own death), he is poisoned and then strangled by Shallan.
  • 赫拉兰Shallan's missing, eldest brother, a full Shardbearer. Dead. Killed by Kaladin.[9][23]
  • 巴拉特Shallan's next older brother, who develops a fascination with death after the passing of their mother, which often manifests itself in his pointless killing of innocent creatures. 
  • 维吉姆Shallan's brother who struggles with depression. He eventually admits his struggles to Shallan and gives her his secret stash of poison (blackbane), which she later uses to kill their abusive and homicidal father. 
  • 尤术Shallan's brother who persists in a gambling habit, thereby putting him in danger, his life threatened. Shallan once bargained to save his life from debt collectors.
  • 玛丽瑟·吉维尔马Shallan's stepmother and her father's second wife. She was left in charge of Shallan's education but succeeded miserably.

轶闻

另见

引用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Botanica
0

Made a little creepier by the fact that I had my Father in Law (a semi-pro musician) write the lullaby, then I used it this way... https://www.…e_5/da7zpu3/

11个月
avatar
0

天啊,辛亏忍住没被剧透,呼呼~

21个月
S
0

为了解pattern找到这里,发现有剧透……

21个月
avatar
卢斯 波顿
0

回复@Starjerry:你都懂pattern了,说明看过sa2了啊,害怕什么剧透。。。

21个月
S
1

回复@卢斯 波顿:元旦后才接触飓光志,第一部中英文混着突击完,第二卷刚开始啃……

21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