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 logo.png
本词条部分或全部内容来自The Coppermind WikiThe Way of Kings (in-world)词条。本维基基于授权分享其内容。可以在此处查阅源词条的所有贡献者。详情请参考本维基的著作权
王者之路
The Way of Kings
别译 王道
世界 柔刹
涉及
书目
飓光志
文献概况
类型 书籍(文学 · 寓言集)
作者 诺哈东
时期 影时代
有一些其他的词条可能与此词条重名或近似,请参阅消歧义页面Disambig.png

《王者之路》The Way of Kings是一部历史悠久的典籍,成书于影时代,共收录四十则寓言,[1]诺哈东王撰写。书中探讨了为王之道,曾被视为政治哲学类的经典巨作之一,后被沃林教会列为禁书。[2]在兄长迦维拉尔死后,达力拿开始阅读本书,并奉其为做人的指标。

作者

主条目:诺哈东

诺哈东Nohadon,又名巴耶登Bajerden,生于令使纪元,是阿勒瑟拉的国王,也是柔刹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王者之路》是他在晚年所作。青年诺哈东曾亲眼见证自己统治的王国在灭世之灾中沦陷,由于条件所限,那时的他并无撰写本书的计划。

内容与形式

诺哈东是在人生末年写这本书的——在创建秩序之后、在强迫诸王国团结之后、在重建沦陷于灭世的大陆之后。他写这本书是为了传达理念,给业已手握权柄、有力量践行正道的人看。
—— 达力拿对艾尔霍卡如是说[3]

《王者之路》充满了隐喻,这些隐喻源自诺哈东的生活经历,以真实的故事为蓝本。[1]书中叙述了为王者该如何保有君威、如何以正派服人的方式统治子民,不论旁人有何异议,都应尽力为子民分担困难。此外,诺哈东还借寓言的形式教导人们应该如何生活。

选段

我从阿坝马坝一路走到乌有斯麓。以此方式,隐喻和体验在我身上合二为一、不可分离,就像我的思想和记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尽管我可以为你解释其中之一,另一个却只属于我。

我独自迈上这段深刻的旅途,禁止别人跟随。我没骑马,只靠一双快磨烂的拖鞋跋涉;我没有同伴,只有一根粗短的手杖。我把杖头和石地的敲击当作谈天。我的嘴就是钱袋,里头塞的不是宝石,而是歌谣。如果卖唱无法维生,我的双手也能把清理地板或猪圈的活干好,通常也能换来令我满足的报酬。

与我亲近的人担忧我的安危,也许还担心我的神志。王者就是王者,他们解释道,不能像乞丐般徒行千里。我的回答是,如果乞丐能办到这等伟绩,王者为何不行?难道他们觉得我还不如乞丐?

有时,我确实觉得自己确实不如乞丐。乞丐知道的很多事,国王却只能猜测。可颁布乞讨法令的是前者还是后者呢?我常常怀疑,自己的人生经历——灭世之后的我过的轻松生活和享有的舒适——能否带给我丝毫可用于制定法律的真切体验。若须依赖所知,国王就只能制定如何正确地热茶、如何为王座铺软垫的法律。

总之,我踏上旅程,而且——就像聪明的读者料到的那样——活着走完了全程。激动人心的旅途留待另章讲述,我必须首先解释这段奇异之旅的动机。我很希望家人以为我疯了,却不想让历史上留下疯子之名。

我的家人以另一种方式前往乌有斯麓,在那里等了几个星期我才抵达。在城门口,没人认出我,因为我的鬓须长得太茂盛,又没有剃刀来清理。表明身份后,我被带走、被洗漱、被供食、被担心、被责怪,这些事发生的顺序与我的叙述完全一致。直到完成这一切,他们才终于问我远行的动机。为何我不能通过简单、轻松又常用的路前往圣城呢?

为了回答这问题,我脱下凉鞋,伸出满是茧子的双脚,搁在桌上吃了一半的葡萄盘旁。同伴们的表情表明他们觉得我痴了,于是我讲述旅途中的故事来解释自己的动机。我一个接一个地讲,就像一袋接一袋的溻娄米,存起来好过冬。我会马上把它们做成面包片,塞进书页之间。

不错,我可以迅速走完旅程,但所有人最终的目的地都一样。无论死后躺在神圣的陵寝中,还是睡在穷人的阴沟里,除了令使,我们都必须和夜妖共宴。

既然如此,是结果重要,还是我们走过的行程重要?我敢说,没有任何成就的价值能与通往该成就的道路相提并论。我们不是为目的而活的生命,是过程塑造了我们——塑造出起茧的双脚、塑造出因负重跋涉而强健的背脊、塑造出为体验生活中的新愉悦而睁开的双眼。

最后,我必须声明,错误的手段不能达成任何好结果,因为我们存在的主旨并非成果,而是方式。为王者要理解这一点,绝不能因过于专注希望达成的结果,而把目光从必须坚守的道路上移开。

—— 《王者之路》第八篇全文,由达力拿引述[1]

我曾遇见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子,背扛一块比他的头还大的石头。太阳底下,他赤裸上身,只有一根缠腰带裹体,被石头压得踉踉跄跄。他在一条繁忙的大道上艰难行走,众人为他让路,并非发自同情,而是害怕此人沉重的步子。没人想挡在他跟前。

君王就像这男子,独力蹒跚前行,王国的重量在肩头。很多人为他让路,但很少有人愿意走上前,帮他扛这块石头。他们不愿承担这份工作,以免一生背负沉重的诅咒。

那天,我走下车驾,接过石头,帮那名男子扛了起来。我相信,我的卫兵都感到难堪。一个衣不裹体的可怜人做苦工,人人皆可无视;一个国王为他分担重负,无人能视之如常。也许,我们应该常常交换角色。若众人眼见一个国王愿为穷苦人分担重负,也许,就会有人愿为国王分担压力。国王的压力虽然无形,却常使国王直不起腰。[4]

我站在修道院黑暗的房间里,屋子远端被一汪汪黑暗所浸透,光明无法涉足。我坐在地上,思索着那片黑暗,那个不可见的世界。我不能确定那片小小的黑夜里隐藏着什么。我想只是一堵堵又厚又硬的墙,可如果看不见,我怎么能确定?当万物都被隐藏,什么才是人类可以依赖的真相?

烛焰。在我眼前的烛台上,十几支蜡烛慢慢燃烧,走向死亡,化作缕缕青烟。我的每一次呼吸都使火焰颤抖。对它们而言,我是巨兽,带来恐惧和毁灭。然而,如果我靠得太近,它们也能毁灭我。我那无形的吐息、生命的脉流,可以轻易终结它们的存在,但我的手指却不能,除非承受痛苦的代价。

在一个静止的瞬间,我领悟了。烛火就像人的生命。如此脆弱,又如此致命。单单一支蜡烛,只是静静地燃烧,释放出一点暖意;但任其蔓延,它们能毁灭它们本该照亮的一切。这是燎原之火的胚芽,每一朵都是毁灭的种子,如此强大,足以摧毁城市、让国王屈膝。这些年来,我的思绪每每回到那个寂静安详的夜晚,回到凝视着一排排鲜活跃动的火苗的瞬间。我明白了,获得别人的忠诚,就像被注入飓光的宝石,被赋予的是一种巨大而可怕的权力,能摧毁的不仅是自己,还包括一切我所关照的人。[2]

我在大道上走着,路过一摞不寻常的石头,觉得它们奇妙无比。经受飓风的洗礼后,页岩斑驳开裂,石头历久弥坚。这堆薄薄的石片层层叠叠,仿如人造。

然而这摞石头不是人码起来的。尽管石堆显得摇摇欲坠,实际上却异常稳固,它们曾经埋藏在岩层中,如今才见到天日。我很好奇,当呼啸的怒风迎面刮来,它们怎样才能保持如此缜密奇巧的结构?

后来,我弄清了它们的本质。我发现,来自某个方向的力量把它们推向后方的岩石,又使各层石片紧密结合。我照着样子往上压了压,却没能摇动石堆。可是,当我抽走底下的石片——是往外拉,而非往里塞——这一整座小山就塌了。[5]

拾萃

金句

丧恸中自有荣誉。若丧恸能带来教训。[6]
你一定要找到人世间最重要的真言。
—— 迦维拉尔的遗言[4]
一个男人是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他的情绪,自控力标志着真正的强大。麻木不仁与行尸走肉无异,可只有小孩子才任性妄为。[2]
君王即掌控。他带来稳定,就像商人带来服务和商品。如果他无法控制自己,又岂能控制旁人的生死?哪个有资格赚取飓光的商人不敢吃下自己出售的果实?[7]
在战争之外,不与任何人战斗。[7]
用行动辩护,而非言辞。[7]
相信每一个人的荣誉感,并给他们表现的机会。[7]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7]
小儿有兵不掌,不足惧;人若不思,亦不足惧。[8]

Mbox Chalk.png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翻译。你可以帮助红铜智库中文维基来 翻译它


As I began my journey, I was challenged to defend why I insisted on traveling alone. They called it irresponsible. An avoidance of duty and obligation.

Those who said this made an enormous mistake of assumption.[9]

If the journey itself is indeed the most important piece, rather than the destination itself, then I traveled not to avoid duty - but to seek it.[10]
It becomes the responsibility of every man, upon realizing he lacks the truth, to seek it out.[11]

Yes, I began my journey alone, and I ended it alone.

But that does not mean that I walked alone.[12]

流变

原本失佚

成书后,《王者之路》成为历代国王的必读教材,光辉骑士团还奉其为行为准则。[4]在影时代流传下来的文艺作品中,《王者之路》是最古老的文献之一,也是唯一完整的文献,但该书的原本已失佚。[7]梵蕊尔修会的努力下,有译本得以保存。[13][7]

成为禁书

《王者之路》与光辉骑士团关系密切,且某些段落声称光眼种不如暗眼种,与沃林教义背道而驰,在现今的沃林教国家中非常不受待见。[4]

再发现

《王者之路》对迦维拉尔·寇林和达力拿·寇林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迦维拉尔临终前时常听人诵读其中的段落;兄长死后,达力拿也开始接触此书。这两人听从诺哈东的教诲,逐渐端正自己的品行,与典型的阿勒斯卡人形成强烈反差。

另见

布兰登·桑德森所著小说《王者之路》:

引用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