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 logo.png
本词条部分或全部内容来自The Coppermind WikiJasnah Kholin词条。本维基基于授权分享其内容。可以在此处查阅源词条的所有贡献者。详情请参考本维基的著作权
Jasnah Kholin by Lyraina.jpg
迦熙娜·寇林
Jasnah Kholin
发音 [ˈjas·nɐ xoˈlɪn]
YASS-nah kho-LIN
别译 台译 加丝娜·科林
头衔 阿勒斯卡的王女
性别
出生 生于1139年
状态
存活
身份信息
分类 异唤骑士
阵营 阿勒斯卡王室
求真者学会
光辉骑士团异唤骑士团
种族 光眼种
民族 阿勒斯卡人
宗教
职业 历史学者
体貌信息
发色 黑色
瞳色 浅紫色
肤色 褐色
工具 魂器
魔法信息
阶职 异唤骑士
体系 飓能术
能力 塑魂术
异唤术
契约
对象
艾弗林
家族信息
家族 寇林家族
父母
父亲 母亲
迦维拉尔 纳瓦妮
亲戚 叔叔 达力拿
堂弟 阿多林 雷纳林
同辈 弟弟 艾尔霍卡
人际关系
学徒 沙兰·达瓦
归属信息
大陆 柔刹
世界 柔刹
涉及作品
小说 飓光志
配图:© Johanna Rupprecht
我坚信,宗教的本质是竭力用超自然理论来解释自然现象。而我呢,我深究超自然现象,找出其背后的自然因果。也许这就是科学和宗教的终极分野。它们是一张牌的两面。
—— 迦熙娜论述自己研究虚渡的原因[1]

迦熙娜·寇林Jasnah Kholin《飓光志》阿勒斯卡先王迦维拉尔·寇林之女、现任国王艾尔霍卡的姐姐、轩亲王达力拿·寇林的侄女、沙兰·达瓦的导师。她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者,也是离经叛道的无神论者。此外,她还是一位不为人知的飓能者,很可能成为重组之后的光辉骑士中的异唤骑士

体貌

迦熙娜身材高挑修长,皮肤光滑,有两道细长的黑眉。一头浓密的深玛瑙色鬈发,一部分高高拢起,用卷状金色小饰物圈住,以两根长长的发簪固定;其余头发在颈后施施坠下,呈现出小而细密的发卷。她的头发尽管盘起来,仍然一直垂到肩头,如果完全披散下来,会和沙兰的头发一样长,接近腰际。她脸型方正,有一双洞彻一切的淡紫色眼眸。[2]

性格

迦熙娜基本是一个严肃的人,对人对己都十分严厉,不懂幽默。[3]有些时候,她甚至会表现得粗鲁,尤其是针对那些“苦口婆心”对她传教的虔诚者[4]她坚定、果敢、自信甚至顽固。[5]她聪慧过人,对学术有极大的热情,可能是当代最伟大的学者。她把她绝大部分精力投入对历史真相的求索,对艺术——尤其是绘画艺术——的学术价值评价不高。[2]她极少收徒,偶尔收徒也十分严苛。她喜欢让学徒自己得出结论而非一味灌输。[6]她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理论,认为杀掉坏人是为善。[6]

信仰

迦熙娜是一位无神论者。[3]在一个沃林教国家这让她受到非议和排挤,然而她基本不以为意。[7]她虽然不信教,但作为一个学者并不排斥基于理性的神学讨论。她坚持自己的信仰但无意让他人改宗。[3]

生平

早年生涯 (1139—1167)

迦熙娜·寇林是是迦维拉尔·寇林纳瓦妮·寇林的长女,生于1139年。[8]1163年迦维拉尔统一了阿勒斯卡各个公国成为国王,迦熙娜也就成为阿勒斯卡的公主。

她作为书记官参加了1166年迦维拉尔与仆族智者的首次会议。[6]那段时间,迦维拉尔开始信奉《阿勒斯卡战争法典》,并且对仆族智者的学术研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迦熙娜对父亲的变化想不出所以然[9],但依然被他的学术兴趣鼓舞,花了许多个夜晚与他讨论这些问题。在这之前他们父女俩很少进行这种深入的交流。[10]经过大量研究,她认为破碎平原的废墟中必有重要之物。[11]

The Research (1167—1173)

Parshendi Betrayal

1167年人类与仆族智者签订了和平条约,她出席了在塔冠城王宫举行的宴会。期间,她偷偷溜去与她雇佣的刺客Liss会面,商讨行刺弟媳的事宜。路上,她两次发现自己的影子会奇怪的移动,之后第一次陷入裂影界。她在危机中误打误撞的发现了自己的能力,终于制伏了那里的奇异灵体,回到了实界域。除此之外,她在路上还发现了很多奇怪的事情:例如她发现了一位身着白衣的深族仆人;又例如她发现了父亲梅里达斯·亚马兰密谈,而当她向父亲问起他们的谈话时他不仅没有回答,甚至对她露出了怀疑的眼神。[11]

摆脱了各种奇异事件后,迦熙娜终于得于Liss会面。她放弃了行刺颐淑丹的计划,改为让Liss以女仆的身份潜伏在弟媳身边监视。会谈结束后,她和Liss谈起了对方的前任仆人。Liss说她几周前卖掉了那个深族仆人。由于深族人在阿勒斯卡非常罕见,迦熙娜立即意识到宴会上遇到的那个深族人可能有问题。[11]

她即刻赶回宴会厅,然而发现气氛已经变得诡异。音乐声停了,路上遇到的两位西方使节告诉她宴会已经结束。忽然,惨叫声传来,迦熙娜循声而去,发现通往父亲寝室的路上遍布尸体,明显是遭遇碎瑛刃袭击。等她来到父亲寝室,只来得及眼睁睁看着他和那个白衣刺客一同从破碎的阳台坠落。迦熙娜痛哭失声。此时KladeGangnahVarnali三位仆族智者现身,声称对此行刺事件负责。面对迦熙娜的质问,他们表示迦维拉尔准备做一些十分危险的事,不得不死。[11]

事后,迦熙娜向幸存的卫士们以及Liss打听白衣刺客之事,然而收获全无。她转而开始向书本和历史求索。[11]

Travels

父亲死后,她开始研究仆族智者与虚渡的关系。[12]她发现了自己不需要魂器即可施放塑魂术。为了隐藏这一点她平时佩戴一个赝品魂器。[1]她曾经想去破碎平原,却因为她的研究工作而去了别的地方。[13]她把她的书留给了叔叔达力拿,让他代为保管。[14]

1172年,她收到了沙兰·达瓦的来信,说是希望能拜入她的门下。她回信说会在杜马大理等沙兰两周然后就继续旅行,并在行程中的每一站都给沙兰留下信息。她认为沙兰没可能坚持追寻她的脚步,没想到六个月后(1173年),对方在卡哈巴兰斯追上了她。[15]

A New Ward

一次飓风引起了大岩宫的塌方。塔拉梵吉安的孙女被困于山体内的房间里。卡哈巴兰斯既没有碎瑛刃又没有魂器,塔拉梵吉安只能找迦熙娜帮忙。迦熙娜用塑魂术将塌方的岩石变成了烟雾,解救了塔拉梵吉安的孙女,也换取了自由访问帕拉奈图书馆的权利。与此同时她还考察了一路追随自己的沙兰·达瓦,但认为对方学识尚浅,不够资格成为自己的弟子。[2]后来,沙兰的努力和真诚打动了她,她向沙兰为她的粗鲁而道歉,答应对方等学业精进会再给一次机会。然而沙兰却打算在她旁边的露台突击学习。迦熙娜对对方的纠缠十分无奈,却也发现了沙兰对学术的热情和执着,最终决定收她为徒。[5]

在接下来两个月,她在学术方面给了沙兰很多指导,尤其安排她去钻研已故前国王迦维拉尔·寇林的历史。[3]迦熙娜本人也对父亲的死及与此事密切相关的仆族智者表现出很大的热情。在一次与叔叔的通笔中,她询问了七年前叔叔和父亲第一次遇见仆族智者巡逻队时的情景,要他回忆仆族智者对他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以及仆族智者是否提及过虚渡,甚至让沙兰临摹一张古书中提及的虚渡让叔叔辨认。[7]

某天塔拉梵吉安突然造访,并和迦熙娜、沙兰共进了午餐。席间,他与迦熙娜进行了一番关于宗教和信仰的探讨。他还打探了迦熙娜魂器的来历,但她拒绝回答。[3]

对试图接近沙兰的虔诚者卡波萨,迦熙娜表现出强烈的敌意。她警告沙兰对方接近她不过是为了策反她,然后指使她偷自己的魂器。[4]

随着二人共度的时光流逝,迦熙娜对沙兰的信任与日俱增。某天她让沙兰侍奉她入浴。期间,她指出沙兰最近情绪不稳定,于是决定暂时搁置她的历史研究,开始哲学课程。出浴后,她不顾时间已是深夜,带沙兰一起走入了一条从阮林沙到剧场区的小巷。她明知这条路最近抢劫案频发,依然故意露出她的魂器,随后用塑魂术杀掉了意图抢劫的四个暗眼种男子,然后要求沙兰思考她行为背后的哲学意义。[6]两周后,沙兰得出了结论,认为迦熙娜的行为本身是正确的,但有悖于社会道德。迦熙娜虽然不认同这种哲学观点,但认可了沙兰在哲学学习上的努力。[16]

在迦熙娜身边学习时,沙兰会不时显得心神不安,找借口离开。有一次沙兰使用出了塑魂术,把杯子变成了血,场面非常像割腕自杀。[10]不知内情的迦熙娜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Theft of Soulcaster

迦熙娜一直在沙兰病房门外焦急守候,一直到事发两天后虔诚者允许沙兰见客二人才得以相见。听闻沙兰有意回乡,迦熙娜送给她一本《无尽之书》,并为她推荐了诚心会。不久卡波萨也前来探访,像往常一样带来了面包和果酱,同样的,面包有毒、果酱解毒。迦熙娜对整瓶果酱和沙兰坚持要她尝的那一块面包使用了塑魂术,结果果酱变得没有解毒效果,味道也很奇怪。最后,卡波萨中毒倒地,几秒钟后沙兰也显出中毒的症状。迦熙娜立刻理解了事态,对沙兰的血液施放塑魂术解除了其中的毒性,同时也发现了沙兰偷走了她的魂器。[17]

在沙兰昏迷期间,迦熙娜调查了卡波萨的身份,以及使用的毒药。面对沙兰的背叛,她深感愤怒和失望。起初她以为沙兰是受某个虔诚会的指使行窃。沙兰对她吐露了除父亲拥有魂器之外的大部分事实,但她并没有因此原谅对方。她安排了让沙兰返回雅克维德的船位,让她次日清晨就离开。[18]

走投无路的沙兰向迦熙娜展示了她画的裂影界,并指出了她已经发现迦熙娜的魂器是赝品。为了证实她的能力甚至莽撞的遁入裂影界。大吃一惊的迦熙娜跟着遁入了裂影界,救出了沙兰。沙兰恳求能够留在迦熙娜的身边继续深入学习,并保证不再说谎不再偷窃,最终说服了迦熙娜。[19]之后,迦熙娜开始向沙兰传授关于飓能光辉骑士这些知识,抛出了她的“仆族虚渡”理论,[1]得到了沙兰的认同。她们决定次日赶往破碎平原去追寻乌有斯麓。她们还谈起了一连串事件背后的鬼血会[12]

Return to the Shattered Plains (1173—)

Mbox SOI.png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红铜智库中文维基来 编辑它
卷二剧情需要等中文版出版后补充

二人乘坐风之愉悦号前往破碎平原。[20]航行期间,沙兰向她问起过鬼血会的事情,迦熙娜表示对这个组织知之甚少。不过,鬼血会很明显的垂涎迦熙娜的研究成果,为此不惜行刺。针对达瓦家族的窘境,她与母亲通笔,希望母亲能帮助修理沙兰带来的魂器,并安排沙兰与阿多林·寇林的婚事。她还给达瓦家族寄去一笔钱希望能暂时帮到他们。 It was on the ship that she explained the nature of Shadesmar and the spren to Shallan at length, showing a good understanding of the Realmatic Theory. She claimed that meeting was not an accident, that the spren had guided Shallan to her, and that the old ways were returning because spren sensed an impending danger and were trying to preserve themselves. Jasnah also explained about the perception of power.

在航行中的一天夜里,迦熙娜遇刺,胸口中了一刀。然而她遁入了裂影界,用飓光疗伤,终于逃过一劫。她使用异唤术回到了实界域,发现知策正在等她。她召唤碎瑛刃威胁对方以换取情报,发现虚渡已然重现,光辉骑士亦已重组。[21]

能力

飓能术

藉由与艾弗林的羁绊,迦熙娜可以施放飓能术[22]能力是易变(Transformation)和传送(Transportation)。除此之外,像其他飓能者一样,吸取飓光也能让她拥有过人的速度、力量与治愈力。她目前是否已经成为一位光辉骑士尚不得而知,不过她已经展现出了足以成为异唤骑士的能力。她的能力目前只有须空沙兰达力拿纳瓦妮得知(后两人通过沙兰之口得知)。

易变

易变(Transformation)是十种飓能之一,迦熙娜拥有此能力以施展塑魂术。截至目前迦熙娜已经多次施展塑魂术。她的塑魂术应用范围广,而且十分精细,甚至可以在纸上直接烧出字来。[4]在十种元素中,她似乎擅长水烟、火花和光晶[4],但不擅长变幻成分复杂的有机物,例如卡波萨拿给沙兰的草莓果酱。[1]她声称自己也不擅长变幻血肉,但还是成功的去除了沙兰血液内的毒素救了她的命[18]。在旁人眼中,塑魂术也许非常神秘,但对她来说,塑魂术似乎只是完成目的的工具而已,她会随随便便使用塑魂术只为变出一块水晶镇纸[4],也曾用它杀过歹徒。[6]然而,她对外隐瞒了她不需要魂器即可施展塑魂术一事,平时依然佩戴魂器(当然赝品“魂器”上的宝石是真的)。[19]

她曾经隔空对多个目标同时施展塑魂术,这似乎会消耗大量的飓光[6]

传送

传送(Transportation)是十种飓能之一,迦熙娜拥有此能力以施展异唤术。在光辉真言的尾声(1174年第一月第一周第三天),她使用异唤术把自己传送到了一处荒凉偏僻的地点(据须空说距离人烟至少一周的路程),对虚渡已经再现,光辉骑士亦已重组之事一无所知。对此,作者解释说迦熙娜对异唤术并不熟练,而且异唤术本身也无法精确传送。[23]

学术研究

迦熙娜聪慧过人。虽然年轻,可很多人觉得,若非公开抨击沃林教,她本来早就能戴上学者大师的荣誉桂冠。[15]作为一位求真者她深入研究历史,探寻有关过去的答案,重构历史真相,以便更好的理解当下。[10]

迦熙娜的习惯是针对她的研究主题,将散落于各种文献中的相关内容抄誊到笔记本中并作批注。一本抄满后她会评估其中内容的价值和可靠程度,然后将其中的内容抄誊至分类更细致的笔记本中。[16]

仆族即虚渡理论

迦熙娜认为仆族虚渡。她指出最令人信服的证据如下:[1]

  • “他们突然变得危险,就像平和的天气突然风暴大作。”与仆族智者突然出现相近。
  • “火与灰烬的生物。”与仆族红黑色皮肤相近。

她的论据不过是千年前的古老神话和民间故事,但故事的后续发展印证了她的这一理论。她还相信灭世将至。[12]

人际关系

Mbox SOI.png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帮助红铜智库中文维基来 编辑它
这一段需要补充内容

与艾弗林

家族

 
 
 
 
 
未知
 
 
 
未知
 
 
 
 
 
 
 
 
 
 
 
 
 
 
 
 
 
 
 
 
 
 
 
 
 
 
 
 
 
 
 
 
 
 
 
 
 
 
 
 
 
 
 
 
 
 
 
 
 
 
 
 
 
 
 
 
 
 
 
 
 
 
 
 
 
 
 
 
 
 
 
 
 
 
 
 
 
 
 
 
 
HK-Gavilar.png
迦维拉尔
HK-Navani.png
纳瓦妮
HK-Dalinar.png
达力拿
HK-Sh.png
达力拿之妻
 
 
 
 
 
 
 
 
 
 
 
 
 
 
 
 
 
 
 
 
 
 
 
 
 
 
 
 
 
 
 
 
 
 
 
 
 
 
 
 
 
 
 
 
 
 
 
 
 
 
 
 
 
 
 
 
 
 
 
 
 
 
 
 
 
HK-Jasnah.png
迦熙娜
HK-Elhokar.png
艾尔霍卡
HK-Aesudan.png
颐淑丹
HK-Shallan.png
沙兰
HK-Adolin.png
阿多林
HK-Renarin.png
雷纳林
 
 
 
 
 
 
 
 
 
 
 
 
 
 
 
 
 
 
 
 
 
 
 
 
 
 
 
 
 
 
 
未知
 
 
 
 
 
 
 
 
 
 
 
 
 
 
 


与父亲

与母亲

与叔叔

与阿多林

与沙兰

名言

无知从来就不特殊,达瓦小姐。我活得越久,就越是肯定,无知是人类的本性。有很多人会拼命捍卫无知的神圣性,还期待你为他们的努力喝彩。
—— 迦熙娜对沙兰[2]


女人的头脑是她最宝贵的武器,绝不能以笨拙或仓促的方式来运用。就像你之前提到的背后捅刀,高明的挖苦必须出人意料,才能获得最大的效果。
—— 迦熙娜对沙兰说[24]


年轻人的青涩是三界宙当中最强大的催化剂之一,沙兰,它能带来改变……年轻人的优点在于行动,作为学者则要知情而后动。
—— 迦熙娜对沙兰说[3]


很多学者以为研究是纯粹的脑力活动,其实如果我们不能凭借获得的知识做些什么,研究的心血就白费了。如果只是为了储存知识,书本比我们强得多——我们能够、但书本做不到的,是解读。得不出结论的话,还不如不读书。
—— 迦熙娜对沙兰说[3]


我对好奇心向来宽容,陛下,这是天底下最诚挚的情感之一。
—— 迦熙娜对塔拉梵吉安[3]


真正的学者不会对任何论题盖棺定论,不管多么确定。我还没找到能说服自己加入任何一家虔诚会的理由,但这不代表我永远不会。只是每经历一次今天这样的谈话,我的确信感就变得更强。
—— 迦熙娜对沙兰说[3]


热情比成长环境更重要。
—— 迦熙娜对沙兰说[6]


我们年轻时,总想要简单的答案。或许,年轻人最大的特质,就是渴望一切都处于其应有的理想状态,并亘古不变。我们越是成长,就问得越多。我们开始询问理由,然而,我们依然希望得到简单的答案。我们坚信身边的人——大人、领袖——知道答案。不管他们怎么回答,往往能使我们满意……在我看来,成长、智慧和质疑是同义词。年龄越大,我们就越不满足于简单的答案。除非有人闯入你的世界,命令你无论如何都要接受。
—— 迦熙娜对沙兰说[6]


任何宗教的信徒中都有智者,沙兰,每个民族也都有好人。寻求大智慧的教徒,是愿意承认对手的美德、愿意接受指正并从中学习的。
—— 迦熙娜对沙兰说[17]


沃林教徒去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吧——智者能从信仰中找到美德和慰藉,而愚者就是愚者,信什么都一样。
—— 迦熙娜对沙兰说[17]

轶闻

  • 在虔诚的王室成员中,迦熙娜是唯一一个公开的异端。[15]
  • 单单1173年一年就有12为年轻女性希望拜入迦熙娜门下,[2]她最终只收了沙兰这一名学徒。
  • 迦熙娜对撒迪亚斯的表亲拉莱依似乎没什么好感。[7]
  • 迦熙娜与沙兰的继母玛丽瑟·吉维尔马从未谋面,但与沙兰初次见面之前就对她有所了解。[25]
  • 预计在飓光志后五卷中的某一卷中,迦熙娜将成为回忆篇主角。[26]
  • 初版王者之路中,迦熙娜是一位POV角色,章节一点也不比其他主角少。然而后来布兰登·桑德森觉得太多POV角色会显得凌乱,就砍掉了迦熙娜的章节。[27]
  • 为了塑造迦熙娜的形象,布兰登·桑德森出没于无神论者们的论坛,也向他认识的无神论者们了解了很多内容。[28]
  • 布兰登认为大家可以从哲学角度好好讨论一下迦熙娜和泽斯这两个角色。[29]
  • 出版社网站上有一篇迦熙娜POV的番外,内容是她如何遁入裂影界躲过了风之愉悦号上的那次刺杀。作者指出这只是一篇初稿,还没有经过仔细推敲。

另见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1.2 1.3 1.4 《王者之路》 第72章
  2. 2.0 2.1 2.2 2.3 2.4 《王者之路》 第5章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王者之路》 第29章
  4. 4.0 4.1 4.2 4.3 4.4 《王者之路》 第33章
  5. 5.0 5.1 《王者之路》 第8章
  6.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王者之路》 第36章
  7. 7.0 7.1 7.2 《王者之路》 第28章
  8. 《王者之路》 第12章
  9. 《王者之路》 第15章
  10. 10.0 10.1 10.2 《王者之路》 第45章
  11. 11.0 11.1 11.2 11.3 11.4 《光辉真言》 序幕
  12. 12.0 12.1 12.2 《王者之路》 第74章
  13. 《王者之路》 第18章
  14. 《王者之路》 第60章
  15. 15.0 15.1 15.2 《王者之路》 第3章
  16. 16.0 16.1 《王者之路》 第42章
  17. 17.0 17.1 17.2 《王者之路》 第48章
  18. 18.0 18.1 《王者之路》 第50章
  19. 19.0 19.1 《王者之路》 第70章
  20. 《光辉真言》 第1章
  21. 《光辉真言》 尾声
  22. 《光辉真言》 第3章
  23. Why does she take so long to come back?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2014-03-22
  24. 《王者之路》
  25. 迦熙娜与玛丽瑟·吉维尔马见过面吗?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2012-09
  26. 我们已经见到所有POV角色了吗?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2011-07-02
  27. 迦熙娜是主角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2010-09-13
  28. 你是如何把迦熙娜这一无神论者的形象塑造得如此深入人心的?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2012-09
  29. 你本人最喜欢的六个角色?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2013-04-15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