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ox Chalk.png
<insert name here>
这篇文章需要翻译。你可以帮助红铜智库中文维基来 翻译它
CM logo.png
本词条部分或全部内容来自The Coppermind WikiCosmere词条。本维基基于授权分享其内容。可以在此处查阅源词条的所有贡献者。详情请参考本维基的著作权

太古时期

Even now, I can barely grasp the scope of all this. The events surrounding the end of the world seem even larger than the Final Empire and the people within it. I have delved and searched, and have only been able to come up with a single name: Adonalsium. Who, or what, it was, I do not yet know.

对于阿多拿西破碎事件以及碎瑛出现之前的三界宙久远历史,我们知之甚少。我们甚至不清楚阿多拿西究竟是谁,或是什么。它是一位神祗,抑或是唯一主神?它是一股力量,抑或是一个人?它究竟有没有自我意识?不管如何,阿多拿西有时会被描述为创世神力,[2] 其中很可能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神能(既然神能本身就是阿多拿西的一部分[3]),一股永不消散的力量。[4][5]

尽管尚不清楚人口,但人类早在破碎事件之前就已经存在了[6]。至少,最初的人类已经在尤伦出现[7]—— 须空正是来自尤伦。[8][9]三界宙中所有的星球,以及它们的名字早在碎瑛降临之前就已经存在。[10][11] 尽管形式不同,但魔法(神能)也早在破碎事件之前就已经存在。[12]破碎事件之前人类社会的技术水平落后于我们现在的现实世界。[13]

曾有反阿多拿西势力制作了一件武器[14][15]但是更重要的细节,例如它是否依然存在,以及它是否在阿多拿西的破碎事件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依然未知。曾有一起旨在毁灭阿多拿西的阴谋,但是失败了。[16]

阿多拿西的破碎

出于不明原因,阿多拿西被破坏了,这就是我们所知的“破碎事件”。考虑到须空曾在现场,[17] 以及他来自尤伦的事实,有理由认为尤伦就是破碎事件的现场。破碎事件是一起蓄意行为,[18]并且在转瞬之间就发生了。[19]

亚提曾经是一个友善和慷慨的人,你也见到了他落得什么下场。
—— 须空关于灭绝的评论[20]

阿多拿西被分成十六份,也就是我们所知的十六份碎瑛。每份碎瑛都出自于阿多拿西神力的某种特质,或是原旨。十六个人分别取得了这些碎瑛,他们随即升华为神瑛。从须空与收信者均熟悉这十六个人的本名的事实来看,两人早在这十六个人升华之前便认识他们了。[21][22][23] 目前已知的持瑛者以及对应的碎瑛分别为: Aona (仁爱), Skai (统御), 亚提(灭绝), Leras (存留), Tanavast (荣誉), Rayse (仇恨). 还有一位持瑛者Bavadin, 他持有一份未知碎瑛。另外,碎瑛Endowment的持瑛者依然不明.

持瑛者对碎瑛的选取并不是随机的。[24] 阿多拿西被拆分为十六份碎瑛似乎也是有意而为。[25]

尽管神瑛之力需要由持瑛者的意识去控制,但是神瑛本身的原旨也会慢慢地影响持瑛者的心智。[20][26] 目前并不清楚持瑛者是否在一开始就已经了解这种影响。随着这种持续的影响,持瑛者的意识会逐渐向神瑛的原旨靠拢,最终持瑛者会被直接以他们所代表的神瑛的名字称呼,并被视为神瑛本身。

在某个时间点,一部分神瑛访问了其他的世界。神瑛目前是三界宙中的主要魔法来源[27]。他们将自己的神力作用于某些星球之上,有的时候还会创造出人类以及其他生物。[28]

早期神瑛史

对破碎事件后各神瑛的详细经历,我们并不清楚。神瑛们在各自的星球驻留。但神瑛停留于如今驻留的世界之前,他们也有可能曾拜访过其他的地方。

Endowment纳尔西斯上现存唯一的神瑛。[29][30] 在纳尔西斯历史上的某个时刻,Endowment开始有意识地从自己的神力中分裂出被称为瑛灵的部分。这些瑛灵就是devine Breath,Endowment用它们造就了Returned[29]

巴伐丁Taldain上现存唯一的神瑛。[31][32]

忠爱统御前往瑟尔[33] 在它们被击碎变成瑛灵之前,魔法就已经存在了,但其和后期我们所熟知的利用Dor的魔法并不相同。[34]

司卡德瑞尔

灭绝与存留,这一对神瑛拥有完全相反的原旨。[35] 正因此,两者互相吸引又彼此冲突。倘若灭绝试图毁灭什么,存留会阻止他,反之亦然。最终他们双双降临于司卡德瑞尔,并意识到他们在缺少彼此的情况下难有作为。[36]

The only point in creating something is to watch it die.
—— Ruin to Vin[37]

他们最终达成了协议:他们要合作创造生命。作为条件,灭绝最后能够亲手毁灭他们。[38] 然而存留还想要创造他们曾经见过的生命——人类。[28]由于创造人类这样的智慧生命需要消耗额外的能量,灭绝不愿浪费自己的神力,因此只有存留为人类付出了自己的神力。这也导致存留剩下的神力比起灭绝稍稍弱了一些。存留因此意识到自己将无力阻止灭绝毁掉他们所创造的一切。[38]

存留不能容忍灭绝毁掉他们的造物,他意识到自己为了阻止这一切必须有所准备。因此,存留背叛了了灭绝。存留不能直接出手消灭毁灭——神瑛的直接冲突会导致二者同归于尽,另外破坏性的行动也违背了存留的原旨。为了阻止灭绝,他必须另觅他法。

于是,存留没有使用他的神力,而是使用他自己的精神力量——也就是神瑛的意识本身——攻击了灭绝。这么做能够限制住灭绝的意识,使他难以作祟。[39] 然而,这同时也耗尽了存留大部分的意识。存留深知自己一旦迈出这一步,他将无力再出手帮助司卡德瑞尔上的生灵。具有预知未来能力的存留因此编写了特里斯预言鼓舞人类,并且告诉他们自己的应对之策。[40] 他同时改变了镕金术以加入天金脈天金对应的迷雾人。[41][42] 他还用他的力量——迷雾——去激活人类中的镕金术师。[43] 做完这些之后,存留耗尽了他的意识创造了升华之井将灭绝囚禁。

柔刹 · 仇恨的追求

只消看看他在瑟尔世界的短暂逗留造成了什么后果,你就知道我所言不虚。如果你对那场灾难视而不见,请别忘记奥纳和斯凯都死了,他们手上的神瑛已被粉碎。雷瑟这么做大概是为了防止有人站起来挑战他。
—— 须空在第一封信中写道[33][21]

仇恨想要成为三界宙中最强大的存在。[44][45] 他意识到,一旦占有另一块碎瑛,它就会给他带来改变,而他更喜欢自己当前的样子。[26] 因此,在他踏上成为三界宙唯一神的征途时,他决定要摧毁其他的十五个神瑛,而不是吸收他们的力量以变得更为强大。[44] 他找到一种可以击破碎瑛神力的方法,同时还能杀死对应的神瑛。[33]

He bears the weight of God's own divine hatred, separated from the virtues that gave it context. He is what we made him to be, old friend. And that is what he, unfortunately, wished to become.
—— The Second Letter on Odium[46]

仇恨来到瑟尔并停留了一小段时间,攻击了忠爱和统御并击破了他们使之成为瑛灵。[33] 这使大量的能量残留在瑟尔上,在既没有减压阀,也没有人来控制这股神力的情况下,瑟尔上的裂影界十分地危险。[47] 瑟尔上的魔法体系本身也发生了改变,[34]这可能也是Dor——一种可以汲取并使用,但是缺少控制者的力量——的来由。此后仇恨就离开了瑟尔,并没有在这个星球上Invest任何自己的神力。[47]

在某一时刻——可能早于,也可能晚于仇恨在瑟尔上的行动——荣誉和培养一起来到柔刹[48] 之后,仇恨也来到了柔刹星系[49] 在此之前,仇恨从没有安顿于任何一个特定的星球上,但是在柔刹上,他Invest了自己的神力,而柔刹上,以及可能在该星系的其他星球上,也能感受到他的魔法体系。[50] 被称为灭世的毁灭性战争在柔刹上反复爆发,仇恨的虚渡与荣誉的令使光辉骑士们互相征伐。[51] 培养在灭世中的确切角色并不明确,但是荣誉和培养之间有超越友谊的情感。[48]

仇恨最终用与杀死忠爱和统御同样的手段杀死了荣誉。[52] 但是,荣誉虽然逝去,却使用手段将仇恨困在柔刹星系上。[22] 在某一时刻,仇恨最终来到Braize上,而且直到现在(True Desolation之前)都还待在那里。[53] 另一方面,培养则从仇恨的手下幸存,现在也还活着。[54] 这之后仇恨都还没有杀死过任何一个神瑛。[23]

在某个早于仇恨被困在柔刹星系的时间点,他还杀害过除了忠爱、统御和荣誉之外的另一个神瑛。[55] 还有一个只想苟活下去的神瑛,可能也是为了躲避仇恨的残杀。[56]

须空与十七神瑛团

我所奉献的目标比从前的一切事业都更重要,在这里发生的这场战争,将会撼动天穹的支柱。所以我再次请求你的支持,不要袖手旁观,让灾难吞噬更多性命。
—— 须空论仇恨发起的战争[57]

须空对仇恨在瑟尔上的行动深感担忧,认为他的破坏行径会导致整个三界宙的毁灭。[57] 他给某人(也有可能是条龙[58])写了信,[21][26]希望对方能召回他那些“ 十七神瑛团里的朋友” ,反过来帮助须空。[59] 须空信件的收件人并不认同他的观点,反而说事情会如此发展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干涉。[60]就此,他提倡不干涉,[61]而须空则在各个主要的世界上都插手甚多。

十七神瑛团是一个由跃界者组成的组织织,在the Recipient的领导下,[59]使用各种魔法体系在星球间穿越。成员来自各个世界,[62]包括司卡德瑞尔泰尔丹、以及瑟尔。于灭世风暴 将临之际,他们来到柔刹搜寻须空。[63] 基于他们同the Recipient的关系,他们很有可能也是不干涉主义者。[59]

Khriss是整个三界宙中已知的最博学的人。[64] 她可能是十七神瑛团的一员[65],并撰写了所有的秘典[66][67] 她雇佣了纳兹来替她完成绘制和标注地图、搜集各种物件、以及其他的工作。[68][67] 他们的动机,以及与十七神瑛团的确切关系尚不明确。

十七神瑛团有一个终极目标。[69] 他们担心须空的目的与他们的短期目标有冲突,因此正在搜捕他。[70]

三界宙中并不存在一种所有跃界者都会讲的通用语言。[71]

和谐的升华

灭绝的自由之路

由于司卡德瑞尔的升华之井的神力来源于存留的意识,这份力量能够为人类所使用。早在司卡德瑞尔的古典时代,特里斯预言就声称一名被称为永世英雄的人类将取得这股神力并成为人类的保护者。他将使用存留的神力,尽余生庇佑人类,重铸灭绝的囚笼,并且守望整个世界。[72] 升华之井的神力不会消散,每隔1024年都会重新蓄满。[73]

灭绝在了解了升华之井的特性之后,意识到如果他能找到一名人类获取升华之井的神力后释放它——而不是像预言里那样使用它——那么限制着灭绝的囚笼就会被打破,他就能获得自由从而毁灭整个世界。[74] 为了达成这一点,灭绝在漫长的时间中一点一点地篡改了特里斯预言。他在预言中加入永世英雄身上带有“神圣的刺钉”(这实际上血金术所用的刺钉)的描述,是的自己能够影响永世英雄的思维。[75] 更重要的,灭绝将预言改的更加宽泛使得其中关于升华之井和永世英雄的目的变得模糊不清。[72] 这导致如今永世英雄被认为应当获取了升华之井的神力并释放它。

接下来,灭绝将世界引入混乱与困顿之中,这使得人们相信古代预言中的永世英雄将会出现。如果他直接对抗存留,存留的本体——迷雾——依然会为了保护大地而奋起抗争。因此,他转而利用了人类:被迷雾所激活的镕金术师,以及将迷雾误解为邪恶之力的人。灭绝没有直接阻挠迷雾的行动,正相反,他强化了它们,这导致了植物的大量死亡,这令迷雾在人类眼中成了被称为Deepness的威胁。[43]

因此,当一位Terris Worldbringer, Kwaan宣称Alendi就是永世英雄的时候,[76] 灭绝有了可乘之机。他篡改了特里斯预言使得它更加符合Alendi。[77] Alendi最终说服了原先反对他的诸王以及其他Worldbringers相信他就是永世英雄,并且带领他们共同面对Deepness的威胁。[78][79] 为了根除Deepness的威胁,Alendi来到了特里斯山脉——这里也是升华之井的所在地——试图通过获取神力并释放它的方式解除Deepness的威胁。[80]

绝不能让Alendi抵达升华之井,因为绝不能让他释放出囚禁在那里的东西。

然而,有着非凡记忆力的Kwaan注意到特里斯预言遭到了篡改的事实。[83][84]但Kwaan之前已经同Alendi历经千难万险以证明他就是传说中的英雄,这时,他已经没有办法说服Alendi相信自己不是永世英雄这个事实。[85] 于是,意识到关于升华之井的某些理解被歪曲的Kwaan安排他的侄子——憎恨着Alendi的Rashek——担任Alendi在山中的向导。[86][87] 作为藏金术师,Rashek和他的朋友是优秀的挑夫。如果Rashek不能将Alendi引入歧途,那他就要出手杀了Alendi。[88]

最终Rashek杀害了Alendi并将升华之井的神力据为己有。在升华的那一刻,他试图将司卡德瑞尔移近太阳烤干迷雾,以阻止Deepness。为了抵消太阳的热量,他又制造出不断喷出灰烬的灰山。[89] 他还改造了司卡德瑞尔上的人类,分出司卡贵族。他通过学习金属技艺,开发血金术工具。在了解了镕金术之后,他通过将镕金术和他自己的藏金术的结合,令自己长生不死(使用Compounding)。[90] Rashek最终成为了统御主和永世英雄,从灭绝手中保护了人类。[91]

One can see Ruin's craftiness in the meticulousness of his planning. He managed to orchestrate the downfall of the Lord Ruler only a short time before Preservation's power returned to the Well of Ascension. And then, within a few years of that event, he had freed himself. On the time scale of gods and their power, this very tricky timing was as precise as an expert cut performed by the most talented of surgeons.

灭绝在见识到统御主在对神力笨拙的神力后,认识到自己可以操纵统御主去实施自己的大计。[93] 于是,灭绝秘密地操纵统御主去实施自己的计划。尽管统御主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阻碍灭绝的大计(包括藏匿天金[94]),但灭绝却用自己的狡猾的手腕将统御主玩弄于股掌之中,并引导统御主对他统治下的人民做出各种残酷的暴行,令他成为一名暴君。在一千年后, 升华之井的神力即将再次充满,而统御主将重新获取这神力。[95] 灭绝势必要阻止这一切发生。

于是,灭绝密谋推翻统御主。他首先在凯西尔的脑中植入了关于当时已知的10种镕金术金属之外的“第十一种金属”的想法.[96][97] 为了替亡妻复仇以及实现她让绿色重现世界的遗愿,凯西尔一直谋求杀死统御主。他为此建立了一个团队。团队中的另一名司卡人迷雾之——当时正受到灭绝的影响。团队中还包括他的哥哥沼泽,以及正在研究统御主之前历史的特里斯Keeper Sazed。在领导司卡人反抗最后帝国的过程中,凯西尔被统御主杀死。[98] 纹在与统御主对峙中,使用“第十一种金属”的力量发现统御主其实是一名藏金术师。[99] 纹在不明状况下吸收了迷雾中的力量并借此拆掉了统御主身上的金属智库,从而在升华之井仅剩两年就再度充满之际杀掉了统御主。[99]

灭绝如今需要一个人去获取升华之井的神力。他最忠实的仆人,受到血金术直接控制的Steel Inquisitor无法获取存留的神力。[100]因此灭绝选择了纹。早在纹的童年,灭绝便令纹的母亲发疯,并用一只耳环杀死了纹的妹妹。这只耳环因此成为了一枚血金术钉,使得灭绝能通过这只耳环影响纹。同时,用于耳环能够强化青铜的镕金术法力,这令纹能够听到升华之井的脉动。[101] 灭绝同时强化了迷雾以造成Deepness威胁再度出现的假象,引导纹一步步地去成为永世英雄。

经过这一系列策划,灭绝将Vin与Sazed引入升华之井去再一度“拯救”这个世界。然而,存留的最后一丝意识残留,雾灵,依然努力地试图挫败灭绝的计划。[102] 为了让纹不要释放神力,存留甚至为此刺伤了纹的丈夫,依蓝德。但是,在最后时刻,纹依然没有选择用神力去治愈依蓝德,而是照预言所说,将其释放。[103]

灭绝最终逃脱樊笼。

纹与存留

灭绝如今可以直接影响世界,但是由于存留的神力——迷雾——依然保护着司卡德瑞尔,[104] 而灭绝的本体天金又不知被统御主藏在何处,因此灭绝的力量因此被削弱,存留与灭绝的力量对比再一次地平衡了。不管是灭绝还是它的手下Steel Inquisitors,都没有办法识别金属,因此灭绝继续操纵着被蒙在鼓里的纹与依蓝德去为他找寻天金。[95]

灭绝没有料到的是存留实际上已经选择了纹去继承他的神力。[101] 正因此,纹能够直接从迷雾(也就是存留本身)中汲取力量。[105] 但不幸的是,由于纹所戴的血金术耳环,导致她无法使用这份力量。因为来源于灭绝血金术会排斥存留的力量。[106]

存留残余的最后一丝意识,在与依蓝戴进行了交流之后,消散了。[107] 这险些酿成最糟的事态:当神瑛失去了控制它的意识,力量无法“释放”,后果将不堪设想,正如瑟尔上仁爱统御仇恨杀害之后的前车之鉴。[47] 幸运的是,意识依然停留在三界域之外某处的凯西尔,临时接管了存留的神力,直至它被还给真正的主人,纹。[108]

纹最终识破了灭绝的诡计,并且拒绝为他寻找天金。[109] 因此,灭绝派出由沼泽所带领的Inquisitors要将纹杀害。[110] 尽管沼泽几乎被灭绝完全控制,但他在一瞬间找回了自我,并在那一丝意志驱动下扯掉了纹的血金术耳环。[110] 没有了血金术的阻挠,纹终于能够和迷雾——也就是存留的神力——完全结合。纹完成了升华,成为了新一任神瑛存留。[111]

最后的升华

存留永远不可能毁掉你!他只能保护。这也是为什么他需要创造人类。灭绝,从头到尾都在是他计划之中!
—— 灭绝的发言[112]

纹在升华之后试图对抗灭绝,但却发现自己难有作为,因为两人正势均力敌。[28] 在地上,依蓝戴与Sazed最终发现了天金,灭绝立刻派出了他的军队去消灭他们。[113][114] 灭绝利用沼泽杀害了依蓝戴,而纹也意识到了存留的计划:存留因为受到自己原旨的影响,不能对灭绝直接出手;因此,他才需要某个既能守护,又能破坏的人。纹知道自己在依蓝德死后已经生无可恋,于是她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攻击灭绝。纹没有留有一丝余力,最终她与灭绝同归于尽。[112]

Sazed在地面战场上发现了亚提与纹的尸体,以及从他们体内泄出的碎瑛神力。Sazed因此获取两份碎瑛的神力。由于神力来自神瑛本身,它们没有像升华之井的神力那样消散。这一次,统御在Sazed一人意识之下的神力,在同时具备保护与消灭的力量之后,获得了创造的力量。Sazed通过利用自己金属智库中的知识,他重铸了世界并且修复了统御主对星球造成的伤害。[115] 他还创造了一个天堂供牺牲者生活其中。[116][117] 司卡德瑞尔上的冲突至此画上了句号。

由于同时结合了存留与灭绝的神力,Sazed成为了新的神瑛——和谐[118] 和谐被认为是一块神瑛,正如统治着两个国家的国王依然是“一位”国王。[119]

仇恨已经意识到了和谐的存在并对其心生畏惧。[120] 他也在着手应对和谐。[121]

引用与注释

  1. 《永世英雄》第39章题词
  2. The powers of Ruin and Preservation are Shards of Adonalsium, pieces of the power of creation itself.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Oct 16, 2008
  3. {{{3}}}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ate}}}
  4. Why does Preservation fueling Allomancy not weaken Preservation compared to Ruin?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Sep 2012
  5. Investiture can not be created or destroye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25th, 2015
  6. Were any of the central cosmere worlds inhabited by humans?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Jan 17th, 2015
  7. Where did humanity originate in the cosmere?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Sep 2012
  8. He is a primary viewpoint protagonist of 'Dragonsteel, but that happens before all of the other books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Aug 31st, 2011
  9. Would that be Hoi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4th, 2014
  10. Who names the planets?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y 31, 2011
  11. Roshar's name predates the Shards' arrival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Nov 24, 2011
  12. Before Adonalsium was shattered, was there magic in the Cosmere and what form did it take?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Sept 2012
  13. What is the technology level of the singular society that existed when Adonalsium Shattere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ec 6th, 2012
  14. {{{3}}}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ate}}}
  15. There was a weapon created by the opposition of Adonalsium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4th, 2014
  16. Long ago there was a plot to destroy Adonalsium. It faile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Jan 6th, 2015
  17. Hoid was at the Shattering of Adonalsium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17th, 2012
  18. Was Adonalsium shattered intentionally?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5th, 2014
  19. Was Adonalsium shattered all at once?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Jan 6th, 2015
  20. 20.0 20.1 《王者之路》第18章题词
  21. 21.0 21.1 21.2 《王者之路》第23章题词
  22. 22.0 22.1 《光辉真言》第69章题词
  23. 23.0 23.1 《光辉真言》第70章题词
  24. It is not random who got which Shar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16th, 2012
  25. Was there a force determining which way it shattere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Nov 16th, 2013
  26. 26.0 26.1 26.2 Remember that holding a shard changes you, over time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ch 2013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qa-944-8”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qa-944-8”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27. Are there any magic systems in the cosmere that aren't shard base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Apr 15th 2013
  28. 28.0 28.1 28.2 《永世英雄》 第76章
  29. 29.0 29.1 {{{3}}}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ate}}}
  30. There's just the one system in Warbreaker, and it's also a world with only one Shard on it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Nov 8th, 2011
  31. {{{3}}}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ate}}}
  32. He is the only shard on the planet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6th, 2014
  33. 33.0 33.1 33.2 33.3 《王者之路》第22章题词
  34. 34.0 34.1 The things that they do in those books, couldn't have been done pre-splintering
    17th Shard 论坛 - Nov 29th, 2012
  35. Because they're such perfect opposites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y 2010
  36. 《永世英雄》第53章题词
  37. 《永世英雄》 第57章
  38. 38.0 38.1 《永世英雄》第54章题词
  39. 《永世英雄》第55章题词
  40. Annotation for 永世英雄 Chapter 81
  41. So he took out the most unlikely (difficult to make and use) metals for his sign to his followers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July 2009
  42. They were designed and created specifically to do what they did
    17th Shard 论坛 - Jan 23, 2014
  43. 43.0 43.1 《永世英雄》第81章题词
  44. 44.0 44.1 Odium wants to be the only Shar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16th, 2012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qa-1011-7”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45. His goal is to destroy them all and be the only one left at his power level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ec 15th, 2011
  46. 《光辉真言》第71章题词
  47. 47.0 47.1 47.2 Does Roshar have a similar problem, with Honor being Splintere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ch 2013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qa-944-7”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qa-944-7”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48. 48.0 48.1 {{{3}}}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ate}}}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qa-985-6”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49. Is Odium native to Roshar?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Sep 22nd, 2012
  50. Odium never really settled on a planet
    17th Shard 论坛 - June 10th, 2014
  51. 《王者之路》 第42章
  52. 《王者之路》 第75章
  53. {{{3}}}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ate}}}
  54. Is Cultivation's holder still alive?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y 22nd, 2013
  55. Odium has killed at least one more Shard than the ones we know about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Nov 29th, 2014
  56. Give us the name of a Shard's intent we have not seen before
    17th Shard 论坛 - Dec 9th, 2012
  57. 57.0 57.1 《王者之路》第28章题词
  58. 《王者之路》第19章题词
  59. 59.0 59.1 59.2 《王者之路》第26章题词
  60. 《光辉真言》第66章题词
  61. 《光辉真言》第74章题词
  62. I want to know if the 十七神瑛团 members come from all of the planets, not just Sel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Nov 6th, 2012
  63. 《王者之路》 插曲1
  64. Khriss is the most aware by a long shot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11th, 2014
  65. It's either Hoid or a member of the 17th Shard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Nov 11th, 2011
  66. Are they all written by the same person?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ec 6th, 2012
  67. 67.0 67.1 He is kind of like a cosmere special agent, who gathers things for the person who is writing the Ars Arcanum
    17th Shard 论坛 - Feb 7th, 2015
  68. Khriss is Nazh's employer.
    17th Shard 论坛 - Aug 8th, 2014
  69. The 十七神瑛团 has a specific purpose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5th, 2014
  70. So they have a task, they have goals, and they are worried that he is going to be at cross purposes to them, so they are trying to hunt him down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r 21st, 2014
  71. Is there one universal language?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Sep 2012
  72. 72.0 72.1 What was Vin supposed to do at the end of Well of Ascension?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October, 2008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qa-727-43”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73. The well refills every 1024 years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May 2010
  74. 《永世英雄》第46章题词
  75. Alendi's "Piercings of the Hero"?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Oct 16, 2008
  76. 《升华之井》第13章题词
  77. 《升华之井》第40章题词
  78. 《升华之井》第23章题词
  79. 《升华之井》第24章题词
  80. 《升华之井》第50章题词
  81. 《升华之井》第58章题词
  82. 《升华之井》第59章题词
  83. 《升华之井》第45章题词
  84. 《升华之井》第46章题词
  85. 《升华之井》第52章题词
  86. 《升华之井》第53章题词
  87. 《升华之井》第54章题词
  88. 《升华之井》第56章题词
  89. 《永世英雄》第4章题词
  90. 《永世英雄》第9章题词
  91. 《永世英雄》 第48章
  92. 《永世英雄》第50章题词
  93. 《永世英雄》 第63章
  94. 《永世英雄》 第71章
  95. 95.0 95.1 Annotation for 永世英雄 Chapter 63
  96. 《永世英雄》第24章题词
  97. 《The Eleventh Metal》
  98. 《最后帝国》 第34章
  99. 99.0 99.1 《最后帝国》 第38章
  100. 《永世英雄》第49章题词
  101. 101.0 101.1 《永世英雄》第74章题词
  102. 《永世英雄》第56章题词
  103. 《升华之井》 第58章
  104. 《永世英雄》第58章题词
  105. 《永世英雄》第79章题词
  106. 《永世英雄》第77章题词
  107. 《永世英雄》 第55章
  108. You may want to note that the moment Preservation dropped out and let the last of his consciousness die, someone was waiting in the Cognitive Realm to seize the power and hold on for a short period until Vin could take it up more fully.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Oct 17th, 2008
  109. 《永世英雄》 第67章
  110. 110.0 110.1 《永世英雄》 第72章
  111. 《永世英雄》 第44章
  112. 112.0 112.1 《永世英雄》 第81章
  113. 《永世英雄》 第79章
  114. 《永世英雄》 第80章
  115. 《永世英雄》 第82章
  116. Elendel Basin地图
  117. Where did Alloy come from?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Nov 7th, 2011
  118. {{{3}}}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ate}}}
  119. {{{3}}}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date}}}
  120. Is Odium mad about Sazed having two Shards?
    — Theoryland 访谈数据库 - Sept 4th, 2014
  121. He has "plans" for Harmony, and he is very much aware of Harmony's power
    17th Shard 论坛 - Jan 24th, 2014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