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ox Hoid.png
这篇文章含有针对现有译文的勘误信息,请谨慎浏览。

飓光志

王者之路

位置 原译 原文 勘误原因 改译
第一册

P1

即便经历了无数世纪的历练,近距离观察雷岩兽还是让卡拉克战栗不已。它的手掌有一人多高,若非现在奄奄一息,一掌就能结果他的性命。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Even after all these centuries, seeing a thunderclast up close made Kalak shiver.The beast’s hand was as long as a man was tall. He’d been killed by hands likethose before, and it hadn’t been pleasant. 校对错误 即便经历了无数世纪的历练,近距离观察雷岩兽还是让卡拉克战栗不已。它的手掌有一人多高,如果没死,就可以像以往那样把他拍死。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第一册
P29
他有阿勒斯卡人的标志性黑发,长度齐肩,打着卷,还有两条深褐色眉毛。 His black Alethi hair was shoulder-length and wavy, his eyes a dark brown.
错译
他有阿勒斯卡人的标志性黑发,长度齐肩,打着卷,眼睛为深褐色。
第一册

P50

都死了。塞恩、戴力特,之前是图克斯和塔克斯。提安更早。再之前,他抱着一名肤色苍白的女孩的尸体,鲜血溢满他的双手。 They were all dead. Cenn and Dallet, and before that Tukks and the Takers. Before that, Tien. Before that, blood on his hands and the corpse of a young girl with pale skin. 错译 都死了。塞恩、戴力特,之前是图克斯和整支小队。提安更早。再之前,他抱着一名肤色苍白的女孩的尸体,鲜血溢满他的双手。
第一册

P167

只在手术时才拿出眼睛 笔误 只在手术时才拿出眼镜
第二册

第28章

王后不在时,国王的首席文书就是撒迪亚斯的侄女 There was little love lost between herself and Sadeas’s cousin, who was the king’s head scribe in the queen’s absence. 错译 拉莱依撒迪亚斯的具体关系尚不明确,但至少是平辈(cousin)而不是晚辈
第二册

第28章

他多希望艾尔霍卡能有他妹妹一半的智慧。 He wished Elhokar had received a measure of his sister’s wisdom. 错译 他多希望艾尔霍卡能有他姐姐一半的智慧。
引子 四名男子组成的队伍经过,他们或赤裸着粗糙黝黑的皮肤、或披着粗劣的皮衫。 One group walked past, four men in their ragged tanned skins or shoddy 错译 四名男子组成的队伍经过,他们或穿着褴褛的鞣制兽皮、或披着粗劣的皮衫。
序幕 里面的宝石显露出来,有两块已经碎裂、燃尽,第三块还在发光。 Two had been cracked and burned out. Three still glowed. 错译 里面的宝石显露出来,有两块已经碎裂、燃尽,另外三块还在发光。
第1章 那是塞恩的父亲说起偷红甲蟹的贼时表露的恨意,也是塞恩的母亲听人提起库熙莉时显出的恨意——塞恩的父亲原是修鞋匠之子,后来就是被库熙莉拐跑的。 It was the same hatred Cenn’s father had shown when he’d spoken of chull rustlers, or the hatred Cenn’s mother would display when someone mentioned Kusiri, who had run off with the cobbler’s son. 错译 那是塞恩的父亲说起偷红甲蟹的贼时表露的恨意,也是塞恩的母亲听人提起库熙莉时显出的恨意——库熙莉与修鞋匠之子私奔了。
第2章 那段象形对铭是什么意思?“莫荣奴。”卡拉丁念到。莫荣是此人第一次被打烙印时所在的地区,某个领主的辖地。 错译 那段象形对铭是什么意思?“撒莫奴。”卡拉丁念到。“莫”代表此人第一次被打烙印时所在的地区,某个领主的辖地。【译注】某个领主指的是撒迪亚斯,“撒”就是撒迪亚斯公国的缩写。
第1章&第47章 凯恩、寇拉特,你们带这孩子离开战场。 Cyn, Korater, you’re going back with the boy. 错译 西恩寇拉特,你们带这孩子离开战场。
第2章 打下手的男孩叫塔伦,长得像根竹竿,他跑去照料红蟹。 Lanky Taran—the serving boy—tended the chulls. 打下手的男孩叫塔伦,长得像根竹竿,他跑去照料红甲蟹
第3章&第5章 她的做法是在左袖缝一道大袖口包住禁手,底边缝死。
一双华贵的长袖垂在手边,左袖缝死,藏住了禁手。
buttoned closed 错译 把“缝死”改成“扣死”。
第4章 享受午餐吧,畜生。 Happy Middlefest, you bastards 错译 风息日快乐,畜生。
第一册

第7章

“虔诚会的兄弟。”她的声音低得只有自己才能听见。 “Bother,” she said to herself. 错译 “讨厌。”她的声音低得只有自己才能听见。
第8章 普拉西尼的那本我读过,非常不错。 I’ve had the Placini book read to me; it’s quite good. 错译 普拉西尼的那本我听人读过读过,非常不错。
第8章 不得不承认,我从未读过她的作品。 I have to admit, I’ve never had any of her work read to me. 错译 不得不承认,我从未听人读过她的作品。
第I-3章 那名叫阿瓦多的商人相当聪明,料到国王的死会使异乡人处境恶劣,急忙赶回雅克维德,却一直不知杀死迦维拉尔的凶手成了自己的仆人。 The merchant—a man named Avado—had been clever enough to realize that in the wake of the king’s death, foreigners might be treated poorly. He’d made his way to Jah Keved, never knowing that he harbored Gavilar’s murderer as his serving man. 那名叫阿瓦多的商人相当聪明,料到国王的死会使异乡人处境恶劣,急忙赶往雅克维德,却一直不知杀死迦维拉尔的凶手成了自己的仆人。
第I-4章 她的打扮比她的巴布斯更时髦,是那个年纪的姑娘最时兴的衣服:一件深蓝色拼花丝绸褂子,罩着一袭淡绿色硬袖口衬衫。 She was more fashionable than her babsk; she wore the most modern of

clothing for a young woman her age: a deep blue patterned silk vest over a light green long-sleeved shirt with stiff cuffs.

漏译 她的打扮比她的巴布斯更时髦,是那个年纪的姑娘最时兴的衣服:一件深蓝色拼花丝绸褂子,罩着一袭淡绿色长袖硬袖口衬衫。

第16章

“塔冠城里那些大人物会指派一位新城主,”李伦说 “Those in Kholinar will appoint us a new citylord,” Lirin said.” 原文错误? 根据公国自治,赫斯通的领主任命权应该在撒迪亚斯手里?
第17章 我不知道人可以长得这么老。会不会是披人皮的腐灵? I didn’t know men got this old. You sure he’s not decayspren wearing a man’s skin? 错译 我不知道人可以长得这么老。会不会是披人皮的朽灵
第17章 阿迪斯和考尔在两头。 更改译名 阿迪斯科洛尔在两头。

以及,本章中之后两次出现“考尔”,均改译作“科洛尔”

第22章 光明贵人马拉凯,希望您大驾光临之前提个醒,知道您到场,我宁可先吃了来,我很不喜欢吃饱饭以后被恶心到。 Brightlord Marakal, I wish you’d warned us you were going to attend; I’d have forgone supper. I do so hate being sick after a full meal. 错译 光明贵人马拉凯,希望您大驾光临之前提个醒,早知道您要来,我就先不吃饭了,我很不喜欢吃饱饭以后被恶心到。
第29章 火与灰烬的生物,被令使无情地杀戮,像死不足惜的虫豸。 The ones of ash and fire, who killed like a swarm, relentless before the Heralds. 火与灰烬的怪物有如虫群过境,屠戮众生,令使面前露狰狞。
第29章 记载于《玛司勒》337页。 Noted in Masly, page 337. 错译 记载于玛司勒的著作337页。
第30章 见《伊克西斯科斯皇帝》第四章。 See Ixsix's Emperor, fourth chapter. 错译 伊克西斯科斯的《皇帝第四章。

第37章

“我不会告诉提安,”卡尔小声说,“我要用这些润石去塔冠城求学。” “I won’t tell Tien,” Kal whispered. “And I’m going to use the spheres to travel to Kholinar and study.” 原文错误? 不是应该去卡哈巴兰斯么?
第44章 塔勒福之子,考尔。 更改译名 塔勒福之子,克尔
第47章 碎瑛武士砍倒卡尼,又从莱德尔身上踩过,然后继续前进。 The Shardbearer cut down Cyn and trampled Lyndel before moving on. 错译 碎瑛武士砍倒西恩,又从莱德尔身上踩过,然后继续前进。
第47章 卡尼的眼睛烧成了灰,他没有丝毫气息。 Cyn’s eyes smoldered, and he wasn’t breathing either. 错译 西恩的眼睛烧成了灰,他没有丝毫气息。
第48章 《考木申》第104页。 Cormshen, page 104. 错译 考木申的著作第104页。
第I-7章 巴希尔一跳脚,揉揉肚子,气鼓鼓地瞪了表弟一眼。 Baxil jumped, then glared at his cousin, rubbing his belly. 巴希尔一跳脚,揉揉肚子,气鼓鼓地瞪了表亲一眼。
第51章 暗奴

读风者走到卡拉丁跟前,准备好烙铁。对铭是倒刻的,写着“sasnahn”,意思是“暗奴”,也就是“暗民奴隶”。

sas nahn 错译 撒南奴

读风者走到卡拉丁跟前,准备好烙铁。对铭是倒刻的,写着“sas nahn”,意思是“撒南奴”,也就是一种奴隶标记。

第54章 你对图卡里和埃穆尔的冲突有所关注吗? Have you been paying much attention to the conflict between the Tukari and the Emuli? 错译 你对图卡埃穆尔的冲突有所关注吗?

另,本章中还有两次“图卡里人”,都应该改为“图卡人”

第59章 他的全身突然一阵冰凉,体内余下的聚光全部爆发出来 笔误 他的全身突然一阵冰凉,体内余下的飓光全部爆发出来
第61章 虔诚会想说什么随他们去说,他们的争议不能禁止我们结合。 The devotaries can say what they wish, but The Arguments do not forbid our union. 错译 虔诚会想说什么随他们去说,辩论集可没禁止我们结合。
第62章 是我害死了提安,是我辜负了手下的矛兵,还有我想营救的奴隶,还有答拉…… I let Tien die, I failed my spearmen, the slaves I tried to rescue, Tarah… 校对错误 是我害死了提安,是我辜负了手下的矛兵,还有我想营救的奴隶,还有苔拉……
第63章 绕着弯子说俏皮话,在编织或撰写祈祷符时,她挑选的铭文总是简单而发自内心的。戴着这种祈祷符,卡拉丁总会想起母亲。 校对错误 这段话是第62章的内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第67章 这个瘦长的预备队士官只有三根手指,他站在一根高高的杆子旁,杆上飘着一对三角旗。 The lanky, three-fingered sergeant of the reserves stood beside a tall post bearing a pair of flapping triangular banners 这个瘦长的预备队士官一只手只有三根手指,他站在一根高高的杆子旁,杆上飘着一对三角旗。
另外,这个章节中出现的角色“达拉”(Dalar),为了不与第61章中的“达拉之巅”(Peaks of Dara)混淆,改成“达拉尔”。
第68章 那不是撒迪亚斯,完全不是,而是个面容硬朗的长脸年轻人,一头卷曲黑发,手提一杆战矛。 Not Sadeas at all. A young man with a strong face and long, curling black hair. 错译 那不是撒迪亚斯,完全不是,而是个面容硬朗的年轻人,一头长长的黑色卷发,手提一杆战矛。
第71章 这是我们的太阳,却被他们夺走,”男孩喊到,“飓风之父!你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太阳是我们的。他们来了,声音多么刺耳,光明不再。噢,飓风之父! The day was ours, but they took it,” the boy cried. “Stormfather! You cannot have it. The day is ours. They come, rasping, and the lights fail. Oh, Stormfather! 这里的day不是太阳,而是战斗的胜利 这是我们的胜利,却被他们夺走,”男孩喊到,“飓风之父!你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胜利是我们的。他们来了,声音多么刺耳,光明不再。噢,飓风之父!
第75章 华美的建筑已成粉齑。风如刀割,向下劈扫。 The beautiful buildings had been shattered. The windblades were cast down. windblade是一种地貌 华美的建筑已成粉齑。风刃山也倒了。
尾声 机策低声道 Wit whispered 错译 知策低声道

迷雾之子

博客:迷雾之子勘误

最后帝国

位置 原译 原文 勘误原因 改译
第38章 铁锥!纹诧异地心想。另一名审判者只把铁锥拔出,卡尔就死了。 Another spike! Vin thought with wonder. The other Inquisitor pulled it out of Kar’s back, and he died. spike没有特指“铁”锥
尾声 两根在头里,八根在胸口,一根在背后。 Two in the head, eight in the chest, one in the back to seal them together 没有翻译出to seal them together

升华之井

位置 原译 原文 勘误原因 改译

永世英雄

位置 原译 原文 勘误原因 改译
第72章 沼泽看起来有二十支。 Marsh appeared to have upward of twenty 沼泽看起来有二十支。

最后帝国(台版)

位置 原译 原文 勘误原因 改译
台版《最后帝国》最后帝国地图:
The River Channerel译作峑奈瑞河
台版《执法镕金》依蓝戴盆地地图:
Channerel Range译作却纳瑞尔山脉
译名不统一 等待大陆版出版后再说

执法镕金

位置 原译 原文 勘误原因 改译
第二章

p25

我们的财务状况堪忧 Our financial status is excellent 我们的财务状况极佳
第七章

p111

她会有多强大啊? How powerful would he have been? 会有多强大啊?
第十章

p145

韦恩边问边小跑过来 Waxillium asked, trotting over. 瓦克斯利姆边问边小跑过去
第十二章

p174

这时候你可以燃烧一些铬 So you can burn some chromium 原文错误,不是chromium而是Cadmium 这时候你可以燃烧一些
同一页 铬烧得可比弯管合金慢多了 Chromium burns way more slowly than bendalloy. 同上 烧得可比弯管合金慢多了

执法镕金(台版)

位置 原译 原文 勘误原因 改译
台版依蓝戴盆地地图 有两个干港 实际上,它们分别是干港(Dryport)干港(Drypost)
错译
等待大陆版出版后再说
台版依蓝戴盆地地图 cm上认为,阿蓝代(Alendel)的命名与依蓝戴(Elendel)有关[1],如果此说法有依据,选字方面应该更接近,比如使用同一个dai字 不算错,但也许值得改进 等待大陆版出版后再说

皇帝的灵魂

位置 原译 原文 勘误原因 改译
明月节杖图 Moon Scepter 错译 明月如意

引用与注释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Botanica
0
王者之路第75章,windblades是风刃山。

The beautiful buildings had been shattered. The windblades were cast down.

原:华美的建筑已成粉齑。风如刀割,向下劈扫。

改:华美的建筑已成粉齑。风刃山也倒了。
2个月
avatar
Botanica
0
王者之路第71章,这里的day不是太阳,而是战斗的胜利

The day was ours, but they took it,” the boy cried. “Stormfather! You cannot have it. The day is ours. They come, rasping, and the lights fail. Oh, Stormfather!

原:这是我们的太阳,却被他们夺走,”男孩喊到,“飓风之父!你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太阳是我们的。他们来了,声音多么刺耳,光明不再。噢,飓风之父!

改:这是我们的胜利,却被他们夺走,”男孩喊到,“飓风之父!你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胜利是我们的。他们来了,声音多么刺耳,光明不再。噢,飓风之父!
2个月
avatar
Botanica
0

王者之路第29章的错译

原文:The ones of ash and fire, who killed like a swarm, relentless before the Heralds.

原译:火与灰烬的生物,被令使无情地杀戮,像死不足惜的虫豸。

D.L.的译文:火与灰烬的怪物有如虫群过境,屠戮众生,在令使面前尽显凶残本色。
21个月
avatar
Botanica
0

或者改成:火与灰烬的怪物有如虫群过境,在令使面前凶残地屠戮众生。

21个月
avatar
Botanica
0

D.L.的译文2: 火与灰烬的怪物有如虫群过境,屠戮众生,令使面前露狰狞。

21个月
avatar
Botanica
0

Tenka的译文:火与灰烬的怪物有如虫群过境,屠戮众生,令使面前狰狞毕露。

21个月
avatar
Reasno
0

2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