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ox Hoid.png
这篇文章含有版权内容,本站的复制操作已经过允许
请勿在未经原作者认可的情况下修改或复制以下信息。
CM logo.png
本词条部分或全部内容来自The Coppermind WikiThe Way of Kings/Epigraphs词条。本维基基于授权分享其内容。可以在此处查阅源词条的所有贡献者。详情请参考本维基的著作权

死前遗言

本书中出现了一系列死者在弥留之际所说的言语,这些话似乎与他们的身份不符,但带有一定预言性质。

章节 死前遗言 来源 死前秒数 日期
序幕 “人间的爱如此冷漠,像那冰封在即的山溪。我们是他的了。噢,飓风之父……我们是他的了。千日之后,灭世风暴将临。” 收集于1171年第六月第五周第一天,死前三十一秒。死者是一名暗眼种中年孕妇,胎儿未能存活。 31 1171年第六月第五周第一天
1 “你杀了我,你们这帮畜生,你杀了我!太阳还如此灼热,我却要死了!” 收集于1171年第七月第三周第五天,死前十秒,死者是三十一岁的暗眼种士兵。此例有可疑处。 10 1171年第七月第三周第五天
2 “十大骑士团,我们曾得爱护。全能之主!为何抛弃我们?我以灵魂崇敬的神瑛,如今你去了哪里?” 收集于1171年第八月第六周第二天,死前五秒。死者是二十多岁的光眼种女性。 5 1171年第八月第六周第二天
3 “一名男子立于崖畔,看着家园化作粉齑。水从很深很深的地下涌出。他听见有个孩子在啼哭,那是他自己的眼泪。” 收集于1171年第九月第一周第四天,死前三十秒。死者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补鞋匠。 30 1171年第九月第一周第四天
4 “我要死了,对吗?医生,为什么你抽走我的血?你边上是谁?为何他的头由符号组成?我看到一轮远方的太阳,黑暗冰冷,闪耀在黑色的天空。” 收集于1172年第一月第二周第三日,死前11秒。死者是一名雷希的驯蟹员。本例尤其重要。 11 1172年第一月第二周第三天
5 “我看到了末日,听到了末日的名字悲惨之夜、终极灭世灭世风暴。” 收集于1172年第二月第一周第一天,死前十五秒。死者是一名来历不明的年轻暗眼种。 15 1172年第二月第一周第一天
6 “我好冷。妈妈,我好冷。妈妈?为什么我还能听见雨声?雨会不会停?” 收集于1172年第四月第十周第一天,死前三十二秒。死者是一名大约六岁的光眼种女童。 32 1172年第四月第十周第一天
7 “他们身上带火,他们在燃烧,他们给所到之处带来黑暗,你能看到他们的皮肤仿佛着了火。烧啊,烧啊,烧啊……” 收集于1172年第五月第十周第四天,死前二十一秒。死者是一名面包店学徒。 21 1172年第五月第十周第四天
8 “胜利!我们屹立于山巅!我们驱逐了敌人!他们的家园成了我们的地盘,他们的土地成了我们的农田!他们将燃烧,就像我们经历过的那样,在某个孤寂虚无的地方。” 收集于1172年第十月第六周第二天,死前十八秒。死者是一名光眼种老处女,八等光民 18 1172年第十月第六周第二天
9 “十个人,握着闪亮的碎瑛刃,站在一堵黑白红三色的墙前。” 收集于1173年第一月第三周第四天,死前十二秒。死者是一名虔诚者,我们的兄弟,他在弥留之际说出上述言语。 12 1173年第一月第三周第四天
11 “十六块中的三块曾在此统治,如今只剩破碎者独霸。” 收集于1173年第三月第二周第二天,死前八十四秒。死者是一名患慢性病的小偷,有部分伊里血统。 84 1173年第三月第二周第二天
(17) “他们劈碎了大地!他们想得到这片大地,可由于怀着狂怒,他们却要把大地毁灭。就像吝啬之徒烧掉值钱的东西,不让敌人夺走!他们来了!” 死者是第四冲桥队加多
(47) “夜里黑色的吹笛人。他看着我们!我们在他掌心……没有人能听见他吹奏的曲调!” 死者是塞恩,隶属卡拉丁亚马兰军的小队。
52 “我站在一位兄弟的尸体边哭泣着。那血是他的还是我的?我们都做了什么?” 收集于1173年第四月第二周第四天,死前一百零七秒。死者是一名失去生计着落的魏德纳[1]水手。 107 1173年第四月第二周第四天
53 “他必须捡起,这掉落的名分!塔、冠、还有长矛!” 收集于1173年第四月第五周第三天,死前八秒。死者是一名妓女,背景不详。 8 1173年第四月第五周第三天
54 “其他九人的负担全压在我身上,为什么我非得承受他们所有人的疯狂?噢,全能之主,释放我吧。” 收集于1173年第五月第一周第一天,死前秒数不明。死者是一名富有的光眼种。来自二手资料。 1173年第五月第一周第一天
55 “一名女子坐在那里,挖出了自己的双眼。众王与诸风的女儿,艺术毁坏者。” 收集于1173年第五月第四周第二天,死前七十三秒。死者是一名擅长唱歌的男性乞丐。 73 1173年第五月第四周第二天
56 “光明如此遥远,飓风从不停息。我粉身碎骨,周围的人也都死了。我为这世界的末日哭泣。他赢了,噢,他终于打败了我们。” 收集于1173年第五月第八周第四天,死前十六秒。死者是一名泰勒拿水手。 16 1173年第五月第八周第四天
57 我怀抱尚在吸吮乳汁的婴儿,把匕首架在他的咽喉。我知道世上一切生物都希望我划动刀刃,让鲜血洒向地面,让鲜血沾满我的双手,好让我们多喘一口气。 收集于1173年第六月第二周第二天,死前二十三秒。死者是一名十六岁的暗眼种。本例尤其重要。 23 1173年第六月第二周第二天
(57) “于是整个世界分崩离析!岩石在他们脚下战栗,石头直飞上天堂。我们都要死!我们都要死!” 死者是第四冲桥队图人
58 瑞西法,午夜之母,用她如此黑暗、如此恐怖、如此不知餍足的元魂孕育出这若干憎恶的生物。她就在这里!她看着我死去!” 收集于1173年第六月第七周第四天,死前八秒。死者是一名四十多岁的暗眼种码头工人,育有三名子女。 8 1173年第六月第七周第四天
59 “我悬于终极虚空之上,身后是朋友,身前是朋友。盛宴的美酒黏在他们脸上,我必须饮下;闪烁的话语在我脑海中激荡,我必须说出。古老的誓约将自我口中获得新生。” 收集于1173年第七月第二周第二天,死前四十五秒。死者是一名五岁的光眼种儿童,诵读这段样本时,该童的措辞非常成熟,明显不像孩子。 45 1173年第七月第二周第二天
60 “死亦生,强恒弱,行无果。” 收录于1173年第七月第二周第一天,死前九十五秒。死者是一位略有薄名的学者。此为二手资料,存疑。 95 1173年第七月第二周第一天
61 “在风暴中,我苏醒、坠落、旋转、悲恸。” 收集于1173年第八月第二周第四天,死前十三秒。死者是一名城市卫兵。 13 1173年第八月第二周第四天
62 “黑暗成了浩瀚的宫殿。让它统治吧!让它统治吧!” 收集于1173年第八月第八周,死前二十二秒。死者是一名暗眼种瑟莱男子,职业不明。 22 1173年第八月第四周第五天
63 “我只想睡去。我终于明白你们为何做出这等事来。我痛恨你们,我已见到真相,但我不会说出口。” 收集于1173年第八月第六周第五天,死前一百四十二秒。死者是一名被船员抛弃的深族水手,据说他会给同伴带来厄运。本例的价值很小。 142 1173年第八月第六周第五天
64 “两个来自深渊的死人,手握一颗心脏。我知道,我见到了真正的荣耀。” 收集于1173年第八月第六周第五天,死前十三秒。死者是一名人力车夫。 13 1173年第八月第六周第五天
65 “我看到了他们。他们是石头。他们是复仇的幽灵。他们有红色的眼睛。” 收集于1173年第八月第八周第一天,死前八秒。死者是一名十五岁的暗眼种少女。据说死者的精神状况自幼就不稳定。 8 1173年第八月第八周第一天
66 “那吟唱,那歌声,多么刺耳。” 收集于1173年第八月第九周第三天,死前十六秒。死者是一名中年陶工,据说人生最后两年都会在飓风来临时经历离奇的梦境。 16 1173年第八月第九周第三天
67 “别让我再受伤!别让我再哭泣!达贡纳西斯!我的悲伤被黑渔夫占有、吞噬。” 收集于1173年第九月第一周第三天,死前二十八秒。死者是一名街头变戏法的女暗眼种,注意本例与例1172-89的相似性。 28 1173年第九月第一周第三天
68 “他们称之为最后的灭世,可他们说了谎,我们的神说了谎。唤,好一个弥天大谎。灭世风暴将临,我听见了它的呢喃,看到了它的序幕,也知道它的内心。” 收集于1173年第九月第二周第一天,死前八秒。死者是一名亚泽许流动工人。本例尤其值得重视。 8 1173年第九月第二周第一天
69 “一切都离我而去。我与救命恩人为敌,我保护那些毁掉我承诺的人。我抬起手,风暴呼应。” 收集于1173年第九月第二周第四天,死前十八秒。死者是一名六十二岁的暗眼种女性,育有四名儿女。 18 1173年第九月第二周第四天
(71) “这是我们的太阳,却被他们夺走。飓风之父!你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太阳是我们的。他们来了,声音多么刺耳,光明不再。噢,飓风之父!” 死者是一名被塔拉梵吉安秘密送医的男孩。
尾注 “静默之上,耀闪风暴——垂死风暴——暴风闪耀,上之静默。” 死者是一名赫达孜文盲。

第一封信

本书第二部分的题词合并起来实为一封信。我们可以从字里行间中一窥三界宙阿多拿西神瑛的历史,这些内容为柔刹的纷争设立了背景舞台:一旦仇恨的持有者雷瑟阴谋得逞,危在旦夕的不仅仅只有这一个世界,整个三界宙也将难逃崩塌的命运。

全文

详见:信函
章节 选段
12 老朋友,望你展信安好。不过,既然你成了不朽的存在,估计安好对你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了。
13 我知道,您可能还在生气,而这令我非常开心——和你永恒的健康一样,你的不满已成为我生活的指望。我觉得,这是三界宙中最伟大的恒量之一。
14 首先,请你安心,元素[2]相当安全。我为它找了个不错的窝,并给予它周全的保护。可以说,我就像保护自己那般周到地保护它。
15 你不认同我的使命,对此我表示理解;我对一个自己完全不认同的人能有多理解,对你也就有多理解。
17 你曾问我为何如此不安,恕我直言,原因是这样的:
18 亚提生前是个友善慷慨的人,却也落得那样的下场;雷瑟恶劣得多,他是我见过的最可鄙、最狡诈、最危险的人物之一。
19 而他拥有那块最可怕、最恐怖的神瑛。所以,你这老顽固,好好琢磨琢磨,然后告诉我,是否还要坚持不干涉的原则。我向你保证,雷瑟绝不像你这么克制。
21 只消看看他在瑟尔世界的短暂逗留造成了什么后果,你就知道我所言不虚。
22 如果你对那场灾难视而不见,请别忘记奥纳斯凯都死了,他们手上的神瑛已被粉碎。[3]雷瑟这么做大概是为了防止有人站起来挑战他。
23 你曾谴责我履行使命时态度倨傲。你谴责我无休无止地怨恨雷瑟[4]巴伐丁[5]。这两项谴责都成立。
24 但这这并不能改变我写给你的事实。
26 有人正在跟踪我,我猜,那是你在十七神瑛团的朋友们。[6]相信他们此刻依旧毫无头绪,追踪着我故意留下的错误线索。其实对他们来说,这样的日子更快活一些。假如他们真能抓到我,估计也完全不知道该拿我怎么办。
27 如果你觉得我的话哪怕有一丁点道理,就该立刻叫他们住手;你也可以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要求他们难得做一回有点建设意义的事。
28 我所奉献的目标比从前的一切事业都更重要,在这里发生的这场战争,将会撼动天穹的支柱。所以我再次请求你的支持,不要袖手旁观,让灾难吞噬更多性命。我从未求过你任何事,老朋友。
现在我恳求你。

通信双方

另见:这封信的回信

迦熙娜的笔记

Jasnah Kholin has dedicated a large portion of her time since the murder of King Gavilar to finding out as much information as she can about the Voidbringers and the city of Urithiru. Her reasons for this are still not completely known. Her notes, as seen in The Way of Kings follow:

章节 笔记 来源
29 “火与灰烬的生物,被令使无情地杀戮,像死不足惜的虫豸……” 记载于《玛司勒》337页。经蔻德雯哈萨瓦考证确认。
30 “他们突然变得危险,就像平和的天气突然风暴大作。” 这段残篇出自一则泰勒拿寓言,后该寓言最终衍生出一则更为人所知的当代寓言。我相信文中提到的可能是虚渡。见《伊克西斯科斯皇帝》第四章。
32 “他们生活在无人可及的高处,但人人都可造访。而塔城本身并不出自人类之手。” 虽然《末夏之歌》是光辉变节之后三世纪的爱情幻想故事,但这一句所指的可能确有其事。见佤热拉译本第27页,并留意脚注。
33 “他们在变化,甚至在和我们战斗的同时变化。他们就像影子、就像跃动的火焰般改变形态。切勿因第一印象而低估他们。” 据称为塔拉廷所收集,塔拉廷是一名护地骑士团光辉骑士。此文献来源——辜伏罗所著《化道》——一般被视为可靠资料,但这一段来自“第七晨之诗”的复本残篇,其原本已失佚。
34 “我从阿坝马坝一路走到乌有斯麓。” 引自《王者之路》第八篇,似乎与佤热拉和欣比娅的叙述相矛盾,两人都声称此城无法徒步前往。也许此前曾修筑了一条道路,抑或诺哈东的描述只是一种比喻。
35 “虽然很多人希望把乌有斯麓建在阿勒瑟拉,但这显然办不到。所以我们要求把它建在西方,建在最靠近荣誉的地方。” 这是《巴维布拉》第1804行的一段引文,或许是现存最古老的、提及该城市的原始文献。如果能找到翻译晨颂文的方法,我愿付出一切。
36 “他手脚并用地攀爬为令使所造的台阶,每一级都有十步之高,朝着上方的宏伟庙宇前进。他携着晨瑛,它可以束缚一切虚无或肉生的生物。” 引自《伊斯塔诗篇》,我没有找到对于“晨瑛”的现代解释,它似乎被现代学者所忽视了,但在早期神话记载中显然普遍提及。
38 “他们生于黑暗,于是黑暗的印记始终印刻在他们的身体上,就像火焰印刻于他们的灵魂。” 我认为加斯哈之子纳瓦米斯的记述是可信的史料来源,但对这段译文没有把握。也许,我应该从《瑟尔德》第十四卷中找出原文,亲手翻译?
39 “不到一下心跳的工夫,阿勒扎夫就到了那里,这段距离,徒步至少要四个月才能走完。” 另一篇民间传说,收录于卡里南所著《暗眼之中》,第102页。这些故事中有大量关于瞬间转移和誓约之门的描写。
40 “唇上的死亡,空中的声响,肤面的火炭。” 引自安碧兰的《最后的灭世》,第335行。
42 “就像飓风,屡见不鲜,却总能把人吓一跳。” 提到它们的出现时,“灭世”一词被用了两次。见《壁炉边的童话》第57、59和64页。
43 “他们住在荒凉之地,总在等待灭世的降临——偶尔也会干到一两个不在意夜晚黑暗的蠢孩子。” 诚然这只是一篇童话,但这段《勿忘暗影》中的文字似乎暗含着我所寻找的真相。见82页的第四篇故事。
45 耶利拿,又称萎风,善言人语,但它的话语声常常伴随着被它吞噬之人的惨叫。” 灭者显然是民间传说所捏造的形象。但有意思的是,大部分灭者不是个体,而是各种毁灭力量的人格化身。这段文字出自《特拉西》第33行,被视为第一手文献,但我觉得其可靠性存疑。
46 “那晚,我要去魏德纳城赴宴,但还是坚持先走一趟塔冠城,去和迪威特谈谈。乌有斯麓征收的过境税涨得相当离谱。那时,所谓的光辉骑士已经露出了本性。” 帕拉奈图书馆的原馆失火后,忒希缪的自传只留下一页,其中只有这句话对我有点儿用处。
48 “彼等潜伏之处,尽取光明。皮肉焦灼。” 考木申》第104页。
49 “诞生之地/的光辉/昭告者降临/临降者告诏/辉光诞生之地。” 虽然我对克特克回文诗体传递信息的能力不太认同,但这篇阿拉翰的诗作经常被引用,用来指代乌有斯麓。我相信是有人把光辉骑士的家园误认为他们的出生地。
50 “火与炭。恐怖的皮肤。两眼如漆黑的窟窿。” 引自《爱维德》,也许不必详细标注。但为了以后查用方便,这句话出自482行。

引用与注释

  1. 【评注】原文为Veden(Jah Keved的形容词)。为消歧义,“魏德纳”最好改成“雅克维德”。
  2. 【译注】指天铂珠。天铂(Lerasium)是《迷雾之子》中的两大神金(God Metal)之一(另一种为天金),具有存留的力量,常人吞服后可成为迷雾之子。除了原初九大镕金术师及依蓝德所燃烧的天铂珠之外,还有至少一颗遗落在三界宙内。须空“拥有不应为其所有的金属”,他曾先于纹和伊兰德抵达升华之井,并从中攫取了某样物品,最后该物品被证实为天铂珠。
  3. 【译注】雷瑟在三界宙内四处游荡作恶,曾拜访瑟尔,将该地两大神瑛奥纳和斯凯杀害。
  4. 【译注】须空曾和雷瑟是好友,后来这份情谊转化为了不和。
  5. 【译注】巴伐丁是某一未知神瑛的持有者,出自《白沙》,可能是雷瑟的帮凶。
  6. 三界宙漫游指南(下):幕后推手之须空对战十七神瑛团
    — 飓光志档案馆
  7. 【译注】和须空相似,这条龙有多个化名,其中一个叫Frost。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