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 logo.png
本词条部分或全部内容来自The Coppermind WikiJasnah's notebook词条。本维基基于授权分享其内容。可以在此处查阅源词条的所有贡献者。详情请参考本维基的著作权
迦熙娜的笔记本
Jasnah's notebook
世界 柔刹
涉及
书目
飓光志
文献概况
类型 笔记
作者 迦熙娜摘录

以下内容摘抄自迦熙娜·寇林笔记本Jasnah's notebook。内容大体都是关于虚渡乌有斯麓这些神话传说。在原著《飓光志》中出自卷一·《王者之路第三部分“垂死风暴”中除回忆篇之外的各个章节的题词。


火与灰烬的怪物有如虫群过境,屠戮众生,令使面前露狰狞。
—— 记载于玛司勒的著作337页。经蔻德雯哈萨瓦考证确认。[1]


他们突然变得危险,就像平和的天气突然风暴大作。
—— 这段残篇出自一则泰勒拿寓言,后该寓言最终衍生出一则更为人所知的当代寓言。我相信文中提到的可能是虚渡。见伊克西斯科斯的《皇帝》第四章。[2]


他们生活在无人可及的高处,但人人都可造访。而塔城本身并不出自人类之手。
—— 虽然《末夏之歌》是光辉变节之后三世纪的爱情幻想故事,但这一句所指的可能确有其事。见佤热拉译本第27页,并留意脚注[3]


他们在变化,甚至在和我们战斗的同时变化。他们就像影子、就像跃动的火焰般改变形态。切勿因第一印象而低估他们。
—— 据称为塔拉廷所收集,塔拉廷是一名护地骑士团光辉骑士。此文献来源——辜伏罗所著《化道》——一般被视为可靠资料,但这一段来自第七晨之诗的复本残篇,其原本已失佚。[4]


我从阿坝马坝一路走到乌有斯麓
—— 引自《王者之路》第八篇,似乎与佤热拉欣比娅的叙述相矛盾,两人都声称此城无法徒步前往。也许此前曾修筑了一条道路,抑或诺哈东的描述只是一种比喻。[5]


虽然很多人希望把乌有斯麓建在阿勒瑟拉,但这显然办不到。所以我们要求把它建在西方,建在最靠近荣誉的地方。
—— 这是《巴维布拉》第1804行的一段引文,或许是现存最古老的、提及该城市的原始文献。如果能找到翻译晨颂文的方法,我愿付出一切。[6]


他手脚并用地攀爬为令使所造的台阶,每一级都有十步之高,朝着上方的宏伟庙宇前进。他携着晨瑛,它可以束缚一切虚无或肉生的生物。
—— 引自《伊斯塔诗篇》,我没有找到对于晨瑛的现代解释,它似乎被现代学者所忽视了,但在早期神话记载中显然普遍提及。[7]


他们生于黑暗,于是黑暗的印记始终印刻在他们的身体上,就像火焰印刻于他们的灵魂。
—— 我认为纳瓦米斯之子加斯哈的记述是可信的史料来源,但对这段译文没有把握。也许,我应该从《瑟尔德》第十四卷中找出原文,亲手翻译?[8]


不到一下心跳的工夫,阿勒扎夫就到了那里,这段距离,徒步至少要四个月才能走完。
—— 另一篇民间传说,收录于卡里南所著《暗眼之中》,第102页。这些故事中有大量关于瞬间转移和誓约之门的描写。[9]


唇上的死亡,空中的声响,肤面的火炭。
—— 引自安碧兰的《最后的灭世》,第335行。[10]


就像飓风,屡见不鲜,却总能把人吓一跳。
—— 提到它们的出现时,灭世一词被用了两次。见《壁炉边的童话》第57、59和64页。[11]


他们住在荒凉之地,总在等待灭世的降临——偶尔也会等到一两个不在意夜晚黑暗的蠢孩子。
—— 诚然这只是一篇童话,但这段《勿忘暗影》中的文字似乎暗含着我所寻找的真相。见82页的第四篇故事。[12]


耶利拿,又称萎风,善言人语,但它的话语声常常伴随着被它吞噬之人的惨叫。
—— 灭者显然是民间传说所捏造的形象。但有意思的是,大部分灭者不是个体,而是各种毁灭力量的人格化身。这段文字出自特拉西著作的第33行,被视为第一手文献,但我觉得其可靠性存疑。[13]


那晚,我要去魏德纳城赴宴,但还是坚持先走一趟塔冠城,去和迪威特谈谈。乌有斯麓征收的过境税涨得相当离谱。那时,所谓的光辉骑士已经露出了本性。
—— 帕拉奈图书馆的原馆失火后,忒希缪的自传只留下一页,其中只有这句话对我有点儿用处[14]


彼等潜伏之处,尽取光明。皮肉焦灼。
—— 考木申的著作第104页。[15]


诞生之地/的光辉/昭告者降临/临降者告诏/辉光诞生之地。
—— 虽然我对克特克回文诗体传递信息的能力不太认同,但这篇阿拉翰的诗作经常被引用,用来指代乌有斯麓。我相信是有人把光辉骑士的家园误认为他们的出生地。[16]


火与炭。恐怖的皮肤。两眼如漆黑的窟窿。
—— 引自《爱维德》,也许不必详细标注。但为了以后查用方便,这句话出自482行。[17]

引用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